首页 > 谱牒研究

锺亚山:回复锺胜答我之《对姓源之严重误导》

更新时间:2016-01-28 浏览次数:1023次

在此我再三重申:对“一源多源”,我一直对讨论这样的问题很勉强,因为它对“寻根问祖和修撰宗谱”实在有点风马牛不相及。我在《锺氏源流论证》中,一开始就谈到在我国几千年来的姓氏变迁中,有一姓多源、一姓一源、同姓不宗、异姓同宗等等。现在再解释一下:一姓多源,多指同姓不宗者,而异姓同宗则多指因避难等原因改姓者,这种事件在我们源远流长我锺氏家族中,就曾发生过多次。如果锺氏确有“一姓多源”,那就属同姓不宗之例,此锺绝不能成为彼锺之源!因为他们无血缘关系。至于“宗谱无多源”我已早下定论,而且已在《也谈姓源》一文中,有明确解释:“一个宗族只有一个始祖,一个源;而姓只不过是这一族群以区别于另一族群的符号而已,如果不赋于族人,就无实在意义。因此,代表这一族群的姓源也只有肇姓始开姓的那一个,不能也不会有其他。“宗谱无多源,多源则不是宗谱”而锺胜宗亲首先说这是“陷阱”,这次又改为“严重误导”还把我说的“宗谱”说是指某一地区而言是正确的,但要扩大到《华夏锺氏宗谱》就错了。我怎么也弄不清楚,他在说甚么?我觉得“宗谱”的外延也够大的了,它泛指一切"宗谱",其中当然也包括《华夏锺氏宗谱》了,是否锺胜先生还需要再去学学或者温习一下逻辑学内涵和外延的概念再来上网。

再是,你为银昌宗亲“文字游戏”抱不平的标的也指错了,那是指“误释“诸来奔”句,罪之过也。其实在读前人之释句时,也知荡意诸其人,但是经反复琢磨这一“司城荡意诸来奔,效节于府人而出”近于完美的骈体句时,将荡意诸这一名字写入句子,有损这一优美句型的完整和韵味,再加“诸来奔”与“人而出”在句中的排比效应,认为可能是前人把荡意误用为荡意诸了。于是就不经查证作出解释。犯下了一个追寻求真者最低级错误。多亏宗亲给予纠正,谢谢!幸好此并无大碍于“在此事件中只死一人,其余的都分两批奔逃了,不仅如此,其逃往国的国王对他们都很优待,都为他们复之以官,也都皆贵之也”的佐证。须知,这一证明,在决定拙作论文中“公孙锺离为肇姓始祖”起着非同寻常的作用,而肇姓始祖的确定是宗谱成功的基石啊,至于你问:“公孙锺离是怎么活着离开的?”该原始记录没有说,其实我只证明他活着逃出,而且逃往他国,还受到重用,已就够之足也。

在认识和追求真理的过程中,能认识错误,这本身就是一种进步和胜利,同时也是一种高风亮节的素质、情怀、风格的体现。对指出错误的人,应该诚挚感谢!但是,在事后反复阅读该文,觉得在当时的记事文中,能出现“司城荡意诸来奔,效节于府人而出”近于完美的骈体句,实属难能可贵,也实在爱不释手,不忍拆分。经再三琢磨,发觉也许把荡意诸用于“司城荡意诸来奔,效节于府人而出”这一骈体句,最是该文用词最绝妙之处。因为这样用词,既照顾到人名“荡意诸”,又巧用了“诸”字的含义,更重要的是完善了“司城荡意诸来奔,效节于府人而出”这一骈体句结构和韵味。如果是这样,那就不是“前人把荡意误用为荡意诸了”,而是本人的大错特错!根本没有读懂原文,更没有领会词句妙用的能力!容我再次认错,并恢复以往的正确解释。”而说的,否则,“张冠李戴”也会因严重误导而伤害人的!

现在就来谢谢二位的关心:先是怕我生气,琢磨我已拉长了脸子,第二次认为我该暴跳如雷了;银昌则怕我血压临高。放心吧,有你们这样善解人意而文化智商又如此之高的宗亲,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否则如此下去,那第三次我该是如何表情?哈哈,那我就该效前人陈子昂“独怆然而涕下”了!


湖北省会名誉会长锺胜凯

湖北省会名誉会长锺益刚

湖北会常务副会长锺道发

湖北会常务副会长锺昌玖

湖北会常务副会长锺立夫

湖北省会名誉会长锺鸣天

湖北省会名誉会长锺书樵

湖北省会名誉会长锺代胜

湖北省会名誉会长锺必林

湖北省会会长锺代高

总会名誉会长锺书文

总会名誉会长锺亚山

总会原会长锺保良
[email protected] 版权所有:楚天锺氏网 鄂ICP备14019152号-1
地址:湖北省利川市解放东路340号清苑小区A栋503号 电话:13477247781(主编/鍾代高)
qq :304975101 信箱 :[email protected] 鄂公网安备 42280202422836号
 您是本站的第位访问者!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