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谱牒研究

锺亚山:再谈姓源

更新时间:2016-01-23 浏览次数:1002次

诸位宗长、宗亲、宗贤:

新年好!《再谈姓源》一文,如不出意外,将在《颖川锺氏.论坛(yczshi Forum)》发表,如无必要,这将是我在该网站发表的最后一篇文章,在发表之前,特请众宗亲审阅,为了锺氏,寄希望于批评指正。

致宗亲礼!

锺亚山 16.1.23.

再谈姓源

我自以为,以“寻根问祖”为目的的《也谈姓源》,已经把宗族的姓源问题说得很清楚了,为了求得反证,在文章一开始我就特别表示:为了锺氏,万望各位宗亲,严厉批评指正!(其实,鲜见有如此论文者,这也是对我锺氏血荐轩辕的诚挚之心。因为她直接关系到《华夏锺氏宗谱》的成败!)

但事情却不以为然。参讨文帖不是从细末枝节发问,就是答非所问,南辕北辙;还有的说是玩文字游戏,甚至有人说是在设陷阱,等等!

这是怎幺啦?我开始自省。一切应该从自我找原因。我反复思考:出现争论的根源,是议题的概念问题,是我没有把议题的概念交待清楚,因此白白浪费了大家宝贵的精力和时间(无故耗费别人的时间等于图财害命啊!),使之造成此严重错误,真对不起!为此,请允许我《再谈姓源》,从“族”、“宗族”、“宗谱”的概念开始,然后,再把我们有关问答片断逐一对照,看看能否说明问题。

至于概念,就不能从“我认为”来解释了,否则就无是非标准!还是让我们请教最具权威的老《词源》和新《现代汉语词典》吧:

族:《词源(第二册)19801393页》:有血缘关系之亲属之合称:如家族、宗族、氏族。国语鲁上:非是族也,不在祀典。《现代汉语词典1982.391544页》:宗族,家族。

宗族:《词源》:1、父系的亲属;2、指同宗的人。《现代汉语词典1982.391539页》:同一父系的亲属,同一父系家庭的成员。

宗谱:《词源(第二册)19800815页》:宗谱即族谱。《四角号码词典1983.2037页》:记载同宗族的人名和辈分的谱册。

想必,安下心来,仔细读读上面的解释,我们讨论的主题概念应该很清楚了吧?如果还不清楚就再读一遍。这样我们就有了共同的语言,最终,无论对错,都会达到统一认识,毕竟我们的努力、不辞辛劳地追求、探索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的。如果有人硬说:“这个‘族’和那个‘族’不一样”,“这个‘宗’和那个‘宗’的含义不同”,我认为“它应该如我解释”,“不应该像它那样解释”,或者说“它那样解释是完全错误的,因为它和我的解释不一样”,等等。那幺,我们的讨论就应该停止了!

下面就是我们讨论的相关片断:为了讨论更清晰可见,把涉题的三人分为甲、乙、丙,我为甲,对方分别为乙、丙。

甲:《也谈姓源》一文

乙:.文章中提到“杨伯俊《春秋左传》注:为避难,防叔奔鲁,公孙黎奔楚。但晚辈手中的《春秋左传注-杨伯峻文公八年》确片寻不着,可能因版本不同所致。可否请宗长提供“为避难,防叔奔鲁,公孙黎奔楚“这句话是出自于那个版本?哪段文章?

2.依文章内容而言,“外孔”或“伪孔”不论其“源”是否早于“内孔”或“真孔”,都不被承认的?然而对锺氏而言,那个支系是“外锺”或“伪锺”,那个支系又是“内锺”或“真锺”?

在此应该改称“锺亚山先生”,不该再称“亚山宗长”了。望先生解惑,谢谢。

甲:上面提问题的那位先生,请晒出你的大名,从你的问题来看显然没有弄清楚拙文,有的是连引证文也未看懂,如孔家对‘外孔’的划分,文中明确标明“这里的里外、真僞,是以圣脉的流传作为对照的。凡是流寓外地的孔氏族人纂修的支谱,必须获得衍圣公的批准,加盖衍圣公府大印后才能成立。各级官府主要根据衍圣公府钤印的有无,来判断内孔与外孔,决定是否给予优免差徭及有别于齐民的特权。”怎麽又生出来一说:“依文章内容而言,“外孔”或“伪孔”不论其“源”是否早于“内孔”或“真孔”,都不被承认的?”而且还以此发出不靠边的讥讽。就这样昨晚我还是耐心一连发出三份回复,可能都被权力无边的版主给屏蔽了。今天我再给一次机会,请留下名来,让我们好好详谈,好吗?(在此,附带声明:当我遇到一篇既不解文章大意,甚至连例证也遭遇错解,而且还用例文反复讥讽,妄图开除我大锺之姓藉!更重要的是一篇无名氏的驳文,试问像这样的文章我怎幺回答,向谁回答?无赖之下,连续三次用了“请留下大名,要不‘对牛弹琴’就太亏本……”的复文,我当时认为此回答恰如其分,好像此词是为我此时此刻而设似的。但是,非同我想,此词却引来许多“政策”、“规则”的警告,甚至低级的比喻和含沙射影的‘无礼’讥讽,难道我的合理回答还比某人不靠边讥讽和开除我的姓藉更有过之吗?

乙:首先先对宗长说声抱歉,当按下“回复”键时,便已知未附上属名。但因网页权限设定的关系,也无法修改,连是否有错别字都无法检视。依前例需2~3天的审核期,回复文章才会出现,本想待文章出现后再补上,造成不便实感歉意。

至于第一个疑问衹是想知道“为避难,防叔奔鲁,公孙黎奔楚“这句话是出自于杨伯峻先生的那个版本?那段文章?是否能告知,使晚辈能多加研究。

第二个问题是以读者的角度来看文章,宗长先以“防叔奔鲁,公孙黎奔楚”这句话来引入“孔氏与锺氏”在于“源”因该如何认定。后又以“孔氏谱”衹接受“衍圣公府”的认定才是“内孔”或“真孔”。如“衍圣公府”认定合格的谱还会有第二种“源”的出现吗?如有不受认定的“外孔”或“伪孔”谱,岂不是就证明有不同于“内孔”或“真孔”的第二种“源”吗?

相对于锺氏而言,谁又是锺氏的“衍圣公府”?宗长的文章内容,让读者感受的就是孔氏有“内孔”“外孔”之分,锺氏也有“内锺”“外锺”之分。

甲:银昌宗亲:你好!一切都是“署名惹的祸”如果你署上名,尽管问题有些不对位,我还是要特别欢迎!我不止一次提出意见,在修谱建祠这两件大事上,一定要有台港澳的宗亲参加,最好能邀请海外宗亲代表一同议事,因为我们修的是《华夏锺氏宗谱》、《华夏锺氏宗祠》,这是华夏锺氏宗族最靓丽、最唯一的历史族标啊!没有他们的参与,事情就不圆满,将会留下历史上不可弥补的遗憾!

我写文章的本意,是为了回答锺胜宗亲“宗族姓氏一源多源”的问题。也是为了《锺氏宗谱》,渴求解决的问题。文章的主题是“宗谱姓源”,本文研究的结果是“肇姓始祖、姓源衹有一个,《宗谱》无多源,多源则不是《宗谱》”我多麽希望有人对此提出富于研讨性的、建设性的正、反两面的意见啊!可出现的首份讨论文章却是从引用资料中的枝节上提出问题,而且那些资料都是引起孔家衆说纷纭,争论不休的载体,是拿来衬映睿智的孔家是如何跳出争论不休的圈子,抓住实质,找到无可争议的姓源始祖这一卓着功勋的。当时我就想此人是否想用“防叔奔鲁、公孙锺离奔楚”这一有争议的问题,把我们引入类似孔家的“锺氏争论旋窝”啊?今天一看是你,这一问题立即烟消云散。

其实,我也有《春秋左氏传》、《春秋公羊传》,也知道此二传均无“防叔奔鲁、公孙锺离奔楚”记载。可当我翻阅《孔氏家谱》时,在寻找开山姓源的章节中,见这样的记载:“殷汤之后,本自帝喾次妃兰狄吞乙卵生契,赐姓子氏;至成汤以其祖吞乙卵而生故名履,字太乙,后代以子加乙,始为孔氏。至宋孔父嘉,遭华父督之难,其子奔鲁,故孔子生于鲁。”“孔子,宋微子之后,宋襄公生弗父何,弗父何生宋父周,周生世子胜,胜生正考父,考父生孔父嘉,五世亲尽,别为公族,姓孔氏。孔父嘉生木金父,木金父生睾夷,睾夷生防叔,防叔畏华氏之逼奔鲁,生叔梁纥,纥生孔子”而这些记载中又都有宋襄公生弗父何……生孔父嘉,防叔奔鲁等记载。就毫不犹豫地加上“防叔奔鲁、公孙锺离奔楚”这一句(此句已早见于书面),当然,这也是为以后讨论锺氏源流时留下一点伏笔。因为我对防叔与公孙锺离在昭公事件中活着逃出是有几分把握的。

现在就让我们来简单谈谈公孙锺离吧。为方便起见,还是把春秋左传搬出来吧!

“宋襄夫人,襄王之姊也,昭公不礼焉。夫人因戴氏之族,以杀襄公之孙孔叔、公孙锺离及大司马公子卬,皆昭公之党也。司马握节以死,故书以官。司城荡意诸来奔,效节于府人而出。公以其官逆之,皆复之,亦书以官,皆贵之也。”这是《左传文公八年》有关昭公事件的一段记录,由于历经久远,史家的不同解释,造成今日的争论不休,沸沸扬扬。究竟如何,还是从记录原文中找答案吧。

原文中的以杀是昭公对宋襄夫人不礼,引起夫人戴氏之族采取报复的一种方式和动机,他们要杀谁呢?“襄公之孙孔叔、公孙锺离及大司马公子卬,皆昭公之党也。”其结果呢?“司马握节以死,故书以官。司城荡意诸来奔,效节于府人而出。公以其官逆之,皆复之,亦书以官,皆贵之也。”这里请注意几个“皆”字和“诸”字,在要杀的人中,可以理解为孔叔、公孙锺离、公子卬三人,如果加上皆昭公之党也,这一“皆”也可理解为公子卬等全部昭公之党人。联系结果中的司城荡意和诸来奔,那就是第二种理解正确,因为在前面的要杀的人中没有司城官荡意啊,衹有相对于“诸”的一个“皆”字啊。再看杀了多少人?按记录,可以理解为:衹死一人,其它人都奔逃了。记录写着“司马握节以死,故书以官……”这是说司马握节而死,由于保节,还以官相待,其余的人都诸来奔或人而出了,大厅里衹有效节的司马公了。他们逃奔何处未提及,但他们逃至的国王对他们都很好,都为他们复之以官,也都皆贵之也

我没有旁证资料,衹根据记录作了比较靠谱的解释,我还没有见过历史上有这样的解释,如果有错,请大家纠正。但我可以肯定,如果原始记录不错,戴氏之族欲杀之人,除司马握节而死外,其余全部逃出,且在逃往国受至很好的待遇,都官复原职。

你的第二个问题,我想在我的拙文中已讲到了,麻烦再翻翻破纸吧!

乙:“《宗谱》无多源,多源则不是《宗谱》”这句话晚辈衹认同一半。“宗”可分大宗小宗,如为“地方谱”衹是某一支系自己修谱,当然《宗谱》无多源。如为“联修宗谱”,则不是一宗了,至少有二宗才能称联修呀。至于总谱,可想而知是由很多大宗所组成的,这些大宗是否为一源或多源则有待讨论。宗长不希望总谱衹是以“地方谱”的规格来纂修吧!

《孔氏家谱》记载“防叔奔鲁”是无庸置疑的,但《左传文公八年》记载的“襄公之孙孔叔”并非“孔防叔”呀,晚辈在《浅谈“一源论”中有关“公孙锺离”记载之三大疑点》之拙文中已表达晚辈的意见。至于对古书记载之解释,每个人都可以有不同的见解,晚辈尊重每个人的看法。

第一个问题想表达的衹是请对原着作者的尊重,既然知道非原着作者所为,即不该自行冠名加入,以避免产生《锺氏谱》的第三次混乱。

甲:对“昭公事件”的解释尚缺那麽一点点,容我补上:

就是对诸来奔和人而出这两句尚不完善。其实,“司城荡意诸来奔,效节于府人而出”是优美的骈体句子,说明奔逃的人分两批,一伙人和司城荡意奔走了,一伙人是从府中逃走的,虽然未说出去向,但诸来奔这一伙人却逃往了鲁国无疑,因为当《春秋》作于鲁国。

乙:依上面的话,看来前辈的太极打的非常好,且前辈还没分清楚《春秋左传-文公八年》与《春秋左传-文公十六年》各记载什么,哈哈哈!

《春秋左传-文公十六年》:

宋公子鲍礼于国人,宋饥,竭其粟而贷之。年自七十以上,无不馈诒也,时加羞珍异。无日不数于六卿之门。国之材人,无不事也,亲自桓以下,无不恤也。公子鲍美而艷,襄夫人欲通之,而不可,乃助之施。昭公无道,国人奉公子鲍以因夫人。于是华元为右师,公孙友为左师,华耦为司马,鳞鱹为司徒,荡意诸为司城,公子朝为司寇。初,司城荡卒,公孙寿辞司城,请使意诸为之。既而告人曰:「君无道,吾官近,惧及焉。弃官,则族无所庇。子,身之贰也,姑纾死焉。虽亡子,犹不亡族。」既,夫人将使公田孟诸而杀之。公知之,尽以宝行。荡意诸曰:「盍适诸侯?」公曰:「不能其大夫至于君祖母以及国人,诸侯谁纳我?且既为人君,而又为人臣,不如死。」尽以其宝赐左右而使行。夫人使谓司城去公,对曰:「臣之而逃其难,若后君何?」冬,十一月甲寅,宋昭公将田孟诸,未至,夫人王姬使帅甸攻而杀之。荡意诸死之。书曰「宋人弒其君杵臼」,君无道也。

文公即位,使母弟须为司城。华耦卒,而使荡虺为司马。

依“荡意诸为司城”这句话来看,“司城荡意诸来奔”可否解释“其余的人都诸来奔或人而出了”?前面都提醒并礼让前辈三次了喔。

甲:误释“诸来奔”句,罪之过也。其实在读前人之释句时,也知荡意诸其人,但是经反复琢磨这一“司城荡意诸来奔,效节于府人而出”近于完美的骈体句时,将荡意诸这一名字写入句子,有损这一优美句型的完整和韵味,再加“诸来奔”与“人而出”在句中的排比效应,认为可能是前人把荡意误用为荡意诸了。于是就不经查证作出解释。犯下了一个追寻求真者最低级错误。多亏宗亲给予纠正,谢谢!幸好此并无大碍于“在此事件中衹死一人,其余的都分两批奔逃了,不仅如此,其逃往国的国王对他们都很优待,都为他们复之以官,也都皆贵之也”的佐证。须知,这一证明,在决定拙作论文中“公孙锺离为肇姓始祖”起着非同寻常的作用,而肇姓始祖的确定是宗谱成功的基石啊,至于你问:“公孙锺离是怎么活着离开的?”该原始记录没有说,其实我衹证明他活着逃出,而且逃往他国,还受到重用,已就够之足也。

在认识和追求真理的过程中,能认识错误,这本身就是一种进步和胜利,同时也是一种高风亮节的素质、情怀、风格的体现。对指出错误的人,应该诚挚感谢!但是,在事后反复阅读该文,觉得在当时的记事文中,能出现“司城荡意诸来奔,效节于府人而出”近于完美的骈体句,实属难能可贵,也实在爱不释手,不忍拆分。经再三琢磨,发觉也许把荡意诸用于“司城荡意诸来奔,效节于府人而出”这一骈体句,最是该文用词最绝妙之处。因为这样用词,既照顾到人名“荡意诸”,又巧用了“诸”字的含义,更重要的是完善了“司城荡意诸来奔,效节于府人而出”这一骈体句结构和韵味。如果是这样,那就不是“前人把荡意误用为荡意诸了”,而是本人的大错特错!根本没有读懂原文,更没有领会词句妙用的能力!容我再次认错,并恢复以往的正确解释。

乙:看来前辈衹剩会玩“文字游戏”而已,您这说法连晚辈都听不下去,如何说服“多源论”宗长们。

建议前辈可以再招开一次“一源论”会议,统一下列几项论点后,再来迎战“水牛阵”吧。

1.肇姓始祖的名词定义。

2.春秋左传有关公孙锺离的统一论述。

3.公孙锺离启姓的原因。

4.公孙锺离启姓之前和启姓之后的系世。

现在是“诸”被破解了,当“皆”又被破解时,不知又要玩什么“文字游戏”了?

难道要像“多源论”一样,偃公三弟被否定就改为偃公三子。如偃公三子又被否定,是否又要改为偃公三孙呢?

还有“烈公”为一世,还是“气公”为一世?也不见“多源论”宗长们有统一之论述。

每个人衹要提出一项“个人文字游戏”的论述,锺家有多少人呀,那总谱永远不用发行了。

早就知道前辈会来这一招,“皆”的“漏洞百出”连三岁小娃都知道,哈哈哈!

亚山宗长呀,既然“诸”字已被否定,能否重新整理您#29楼的文章,将“诸”字还原于原本的位置。这样晚辈才能对“皆”字是“天衣无缝还是漏洞百出”作评断呀!

还有前辈认为要杀的人中没有“司城荡意诸”,那为何要逃至鲁国呢?

丙:对锺姓的姓源,亚山先生的结论是:“宗族的始祖衹有一个,宗谱无多源,多源则不是宗谱。”

本来,“宗族的始祖衹有一个”对于某个宗系来说是对的,但亚山先生将它扩展到整个姓氏,就不对了。同样,“宗谱无多源,多源则不是宗谱”也是这个道理。

对此,我的文章《再谈姓氏的源流和始祖》几乎就是对亚山先生的这个结论扩大化的反驳,尤其是下面这段话,更是有针对性地做了回答(全段照抄):

【亚山先生在文章(今注:指“颍川锺氏网>锺氏论坛>百家争鸣”《也谈姓源——兼答锺胜宗亲》)后面的14楼给台湾的读者锺银昌先生的答复中说:他研究的结果是“肇姓始祖、姓源衹有一个,《宗谱》无多源,多源则不是《宗谱》”(其实这段话在原文中总结孔氏家谱的两点啓示时已经说了,但衹说是“啓示”,未说是“研究结果”)。我就觉得奇怪了,孔姓是多源的,不过是“内孔”衹有一源而“外孔”却可能有多源,而且衹有“内孔”才是“真孔”。锺姓可没有孔姓那样富贵尊荣,但同样也是多源的。那麽,亚山先生认为哪一系锺姓才是“真锺”呢?按他的《关于锺氏姓氏源流论证》,衹有公孙锺离或锺仪才是“真锺”,即锺仪才是锺姓的唯一始祖,从而实现其“肇姓始祖和姓源衹有一个”的认定。

至于他说的“《宗谱》无多源,多源则不是《宗谱》”这句话,也对也不对,明显是个陷阱。所谓对,它符合各地一源一系族谱的实际;所谓不对,就是我们要编的是《中华锺氏宗谱》,不是某一系的《宗谱》。《中华锺氏宗谱》不但要包含多源的汉族锺姓,还要包含少数民族的锺姓,是多源多系宗谱的集合。将这句衹适用于一源一系族谱的话用到多源多系的合谱上去,实际上是在偷换概念。亚山先生用这样一句话的目的,是想证明他的全国锺姓一系论是正确的,就是要将锺接、锺气都变成锺仪的直系血缘后代,从而完成锺姓的“大一统”。即他在《关于锺氏姓氏源流论证》中推出的“一源3.0版”。我终于明白,“《中华锺氏宗谱》编辑部办公室”于2014-5-10发出的《<中华锺氏宗谱>编纂工作会议纪要》要以“一源论”来编《中华锺氏宗谱》,原来是有这样的“研究结果”做支撑的!】

甲:啊,原来你们把寻根问祖,共同齐心协力,完成“华夏锺氏宗谱”务实求真、背负神圣使命的讨论看成是在玩文字游戏和陷阱啊!怪不得你一再回避主题,老向“一源多源”上扯!你让人家稍懂文言文的人看看,我们“公孙锺离死活”讨论是在玩的文字游戏吗?你在”三疑”中,肯定锺离公被杀身亡,我确证明其已避难外逃,而他们都在逃往国受到贵宾待遇。这是天壤之别的结果,关系到宗谱成败的大事啊!能是玩文字游戏吗!至于锺胜宗亲把“《宗谱》无多源,多源则不是《宗谱》”这句话,看成“明显是个陷阱”。如果他还是宗族子孙,我不知道怎幺能把“陷阱”一词说得出口而且张显于纸上。再是“一源多源”,我一直对讨论这样的问题很勉强,因为它对“寻根问祖和修撰宗谱”实在有点风马牛不相及。我在《锺氏源流论证》中,一开始就谈到在我国几千年来的姓氏变迁中,有一姓多源、一姓一源、同姓不宗、异姓同宗等等。现在再解释一下:一姓多源,多指同姓不宗者,而异姓同宗则多指因避难等原因改姓者,这种事件在我们源远流长我锺氏家族中,就曾发生过多次。如果锺氏确有“一姓多源”,那就属同姓不宗之例,此锺绝不能成为彼锺之源!因为他们无血缘关系。至于“宗谱无多源”我已早下定论,而且已在《也谈姓源》一文中,有明确解释:“一个宗族衹有一个始祖,一个源;而姓衹不过是这一族群以区别于另一族群的符号而已,如果不赋于族人,就无实在意义。因此,代表这一族群的姓源也衹有肇姓始开姓的那一个,不能也不会有其他。”至此,“宗谱无多源”想必已交待清楚,如以此再多纠缠,已实无必要!不过,请再参阅拙作时,多读读权威词典对“族”“宗族”“宗谱”的解释,默它三、五遍,最好能背过,年老易忘,我亦如此。

现在再来谈谈所谓的“《宗谱》无多源,多源则不是《宗谱》”这一“陷阱”——“亚山先生用这样一句话的目的,是想证明他的全国锺姓一系论是正确的,就是要将锺接、锺气都变成锺仪的直系血缘后代,从而完成锺姓的“大一统”。

古今中外可能还没有一人敢用“陷阱”这样低劣甚至恶劣的手段来作宗谱的吧,因为那毕竟是一项上要对得起祖宗,下要负责于千秋万代子孙的神圣事业啊!是不是你在修谱时曾用这样的办法?

其实,我《关于锺氏源流论证》结论之4:公孙锺离为肇姓始祖的源流

“离----建—乔旺----子缵—昧**—接***—烈—复—叶-气……”

*……子期晏……

之论证,不仅有充分的历史佐证,也有诸多现实谱藉可证明,根本用不着甚么“一源多源”来求证。关于历史佐证,已在《论证》文中详述,现将谱藉证明付诸于后(详见附录)。这些谱藉有不同程度的缺漏、断代(其原因也在文中详述),但脉络清晰,足以佐证源流世序。所谓百闻不如一见,不知所谓的“锺氏多源”论者们,能否拿出一、两份立得起来的“锺氏多源”的“宗谱”或“族谱”,把它亮出来我们以好借此学习改正!

锺亚山 16.1.22于青岛


湖北省会名誉会长锺胜凯

湖北省会名誉会长锺益刚

湖北会常务副会长锺道发

湖北会常务副会长锺昌玖

湖北会常务副会长锺立夫

湖北省会名誉会长锺鸣天

湖北省会名誉会长锺书樵

湖北省会名誉会长锺代胜

湖北省会名誉会长锺必林

湖北省会会长锺代高

总会名誉会长锺书文

总会名誉会长锺亚山

总会原会长锺保良
[email protected] 版权所有:楚天锺氏网 鄂ICP备14019152号-1
地址:湖北省利川市解放东路340号清苑小区A栋503号 电话:13477247781(主编/鍾代高)
qq :304975101 信箱 :[email protected] 鄂公网安备 42280202422836号
 您是本站的第位访问者!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