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鍾姓史话

中华民族肇姓特点与鍾氏启姓鼻祖及其裔孙考證

更新时间:2014-02-21 浏览次数:1587次

中华民族肇姓特点与鍾氏启姓鼻祖及其裔孙考證

 

了解中华民族肇姓特点并确立鍾氏启姓鼻祖及其早期裔孙,是编纂《中华鍾氏宗谱》“姓源篇”的关键。我们本着“以史为据、有谱可依、史谱统一”的宗旨,经过六年多的考察并查阅大量的史书、姓书和族谱进行研究,曾在2011年向中华鍾氏总会呈送了《关于鍾氏姓源世系及少数民族史的考察报告》,被总会《鍾史论坛》第23、24、26、27期刊登,后又撰写《关于鍾姓渊源五大系列的质疑》一文,于2012年6月总会在湖南浏阳“编纂《中华鍾氏宗谱》第三次研讨会”上宣读并呈送与会宗长宗亲审阅。此后,为了担负起总会推举我们为《中华鍾氏宗谱》姓源组成员的责任,继续搜集中华民族肇姓史料与鍾氏启姓鼻祖及其早期裔孙的史料,进行考证研究。现系统综合,报告如下:

一、中华民族肇姓特点

现代姓氏学者林学勤在《中华姓氏文化丛书·策划者的话》中说:“中国的姓氏,实际上是国家之根系,它盘根错节,根系相连,追根溯源,大多是炎黄的子子孙孙,中国人的血管中大多流淌着炎黄的血。”这是中华姓氏文化的首要特点。要认同“中华儿女大多是炎黄子孙”这一特点,还得从肇姓历史说起:

据史书记载,“姓”产生于母系社会(公元前6000-1万年间),“氏”产生于父系社会(约公元前4000-6000年间),“妇人称姓,男子称氏”。自母系社会进入父系社会,父系的“氏”就取代了母系的“姓”,“姓”逐渐与“氏”结合,统称姓氏。而父系血统源流线索清晰的姓氏始自炎帝和黄帝。

《左传》、《史记》、《左传注疏》均载:炎帝和黄帝均系少典氏君王之子,炎帝居姜水,以“姜”为姓,号神农氏。以后从姜姓衍生了齐、许、吕、申、甘、封、赖、戏、延、逢、岳、竹、井、章、纪、焦,又再分出一些子姓,如丘、邱、尚、望、丁、癸等姓。

黄帝为少典之子,先姓公孙,后长于姬水,改“姬”为姓,因国于有熊,以熊图腾崇拜,号有熊氏,居地叫熊山;因发明高车(一说生于轩辕之丘),又号轩辕氏;因奠定传男制度,还号公孙氏;以土德王,土色黄,故曰黄帝。据《国语·晋语》载:“黄帝之子二十五宗,其得姓者十四人,为十二姓:姬、酉(女酉)、祁(祈)、已(妃)、腾(滕)、箴(咸)、任(妊)、荀(女荀)、僖(嬉、喜)、姞(吉、姞)、儇(嬛、环)、依(女衣、衣)是也(十四人中有二人同为姬姓,二人同为已姓)。”此乃姬姓的支姓。每一支姓之后的括号内的姓,又是支姓的分支。

黄帝娶西陵之女嫘(音同雷)祖,为帝正妃,生二子,其后皆有天下:其一曰玄嚣,是为青阳,玄嚣生蛟极,蛟极生高辛,是为帝喾(音同库),帝喾生弃,契(音同谢)、挚,放勋四子。弃即后稷,为周朝君王的始祖;契为商朝帝王的始祖,帝挚立九年而放勋立,是为尧帝。其二曰昌意,昌意生高阳,是为帝颛顼(音同专虚),帝颛顼生穷蝉,鲧(音同滚)、称和女修。穷蝉之后有帝舜;鲧之后有夏禹;称生卷章,又名老童,老童有重黎、吴回二子,相继出任帝喾火正官,命曰祝融。祝融重黎支分有程、黎姓,程再分出司马姓;祝融吴回生子陆终,陆终生六子:长曰昆吾、次曰参胡、三曰篯铿(音同坚坑)、四曰会人、五曰晏安、六曰季连。《世本·帝系篇》载吴回一支的祝融八姓:芈(音同米)、董、彭、郐、妘(妨)、已、晏、曹;其后己姓又分出昆吾、樊、苏、温、顾;董姓分出翏(音同流)、鬷(音同宗)、豢(音同患)龙;彭姓肇姓祖为篯铿,史称彭祖,后分出钱、韦、豖韦、防;郐(音同筷)姓分出詟(音同哲)、鄅、夷、路、鄢、偪(音同逼)阳;曹姓分为邾(朱)、莒(音同举)、斟(音同针)、郳、颜;季连分出芈姓,史称季芈,芈姓再分出楚、罗、麋(音同迷)、夔(音同葵)、鄂;楚再分出穴、熊、荆、弭、斑等二百余姓氏。《史记·秦本纪》载:“秦之先,帝颛顼之裔女修……生子大业(即舜臣皋陶)”。皋陶本为偃姓,其后分为舒、阮、鬲(音同利)、止、休、贰、轸、六、英、皖、州、绞、蓼(音同燎)等姓氏。皋陶子伯益,封为费侯,后佐禹治水有功,赐姓赢氏,伯益生二子,一为赢姓,一为费姓。“赢姓之后分封,又衍生徐、郑、终黎、运奄、莬裘、将梁、黄、江、修鱼、白冥、蜚廉、秦”。“然秦以其先造父,封赵城,为赵氏。”帝尧陶唐氏之后有房、刘、厘、丹、御、祝、杜、范、谌。帝舜有虞氏之后有陈、遂、饶、庐、归、有;而陈之后又有胡、袁、田、孙、车、直、仪、恩、濮(音同葡)阳等80余姓。

夏禹本为姒姓,其后分封于杞、淳于、越、褒、鄫(曾)、扈、彤等。杞又分出娄、楼,越又分出欧阳、夏后、窦等姓。

商为子姓,封其宗亲到各地,成为多子族,有殷、契、沃、来、申、屠、箕、权、梅、邓、鲜于等大宗,仅帝乙庶长子微子启封于宋,就衍生了鍾、孔、邹、戴、华、乐、皇甫、武、穆、庄、萧、荡、鱼、向、桓、宋等200余姓氏。

周朝本为姬姓,周文王昌和周武王发,不称周昌、周发,而称姬昌、姬发。《左传》:“昔周公吊二叔之不咸,故封建亲属以蕃屏周。”“管、蔡、郕、霍、鲁、卫、毛、聃(音同丹)、郜(音同告)、雍、毕、原、鄷(音同峰)、郇(音同环),文王之昭也;邘、晋、应、韩、武王之穆也;蒋、邢、茅、胙、祭,周公之胤也。”现代姓氏学者何光岳在《中华姓氏文化丛书·总序》中写道:“周乃姬姓,由于国运长达876年,且分封亲族诸侯达八十余国”,“各诸侯的分支又多达两千余姓。”“周朝氏族之多,分氏之众,首推中国之冠。”“故氏族星罗棋布于九州,其子孙繁荣昌盛逾中国总人口之半数”。

许多史书、历史学家、现代学者、重要政要、有识贤达在研究姓氏文化的历史之后,对肇姓特点作了阐述:如《左传·隐公八年》(前715年)载:“天子建德(杜预注:建德者,建立有德之人而以为诸侯也),因生以赐姓,胙(音坐)之土而命之氏。史书《国语·周语》载:”姓者、生也,以此为祖,令之相生,虽不及百世,而此姓不改。族者属也,其子孙共相连属。”两晋官修世家贾弼之、贾匪之、贾渊三代祖孙在审核考订《百家谱》、《姓氏薄状》的《序》中称:“姓氏乃宗法所出,出则入簿状,入则乃定矣,同姓后生皆属之。”“姓之肇、皆有因,肇姓前后系世相连者真,无系世之源则伪也,乃臆断空编矣。”宋郑樵《通志·氏族略》序云:“姓可以呼为氏,氏不可以呼为姓,姓所以别婚姻,故有同姓、异姓、庶姓之别,同姓乃血缘之亲,异姓为旁系之亲,庶姓则无亲也。”明末思想家、考古学家顾炎武在《顾亭林文集》卷一《原姓》中指出:“氏一再传而可变,姓千万年不可变。”明太祖朱元璋命吴沈等撰《千家姓》收1968姓;凌迪知撰《古今万姓统谱》一百五十卷,《氏族博考》十四卷、《历代帝王姓系统谱》六卷后,提出了“万千一本、万派一源”的结论。何光岳还在《中华姓氏文化丛书·总序》中称:“姓氏是文明的曙光,是血源的标志,是婚姻的纽带,是部族的开端,是国家的根基。姓氏出现最早的民族是中华民族,中华民族的共同祖先是炎黄二帝,而炎黄子孙繁衍出一万二千余姓氏”。现代学者赵志凡通过研究姓氏和族谱文化之后,在《中华姓氏文化丛书·韩姓史话》第43页更加形象地道出了姓源特点:“同一姓氏,无论时间多么久远,支派如何繁复,其分支细脉不同,但却有同一条主脉,如同一颗大树,越到顶端,枝叶越繁密,大大小小的枝枝叶叶不同,但都源自一条主脉——树干”。还有学者强调:“姓是一个纯正血统的标志。虽然过去有皇帝赐姓、异宗更姓、外族冒姓、入赘换姓者,但都是‘嫁接’在那条主脉上的支脉、那棵树干上的枝条”。“常言道,同姓同宗的500年前是一家,不同姓不同宗的5000年前是一家。这种血亲的认同感、亲和力、一家亲是世界上任何一个民族都无法比拟的。中国长期‘大一统’与此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中国人崇尚祖宗、膜拜祖宗是几千年的传统,这是一张无形的网;民众不断修纂族谱,记载先人,这是一张有形的图。这张网,这幅图,在维护社会稳定、巩固国家统一方面发挥着潜在作用”。因此,江泽民同志在2000年5月4日参观上海图书馆谱谍研究中心时指出:“民族凝聚力是综合国力的重要标志。中华民族的凝聚力、向心力在世界上是无以伦比的,两千多年的‘大一统’历史已经雄辩地证明了这一点。今天,在中国人走向世界的时候,这种凝聚力仍然要发挥它的作用,要凭借姓氏族谱这一血缘纽带,凝聚国人力量,凝聚海外华人、华侨的力量,扩大爱国阵线,促进祖国统一,振兴中华民族。”

总而言之,姓史证明,许多史书和族谱谱序所称,“血缘”是姓氏的核心;“血脉流向”是姓氏发展的主线;“万姓归宗(中华民族的姓氏大都是炎黄子孙之姓衍生出来的,因此中华儿女大都是炎黄子孙)”。“万千一本”(姓者所生、子孙相属、不改不变),“万派一源”(同姓字派万千,均源自同一条主脉,同一颗树干),是中华民族姓氏文化(包括肇姓文化)的突出特点。

历史上是怎样造就这些突出特点的呢?著名学者杨伯峻集历代《左传》注疏、集解之大成而编著的《春秋左传注》、姓氏文化专家、谱学家冯尔康在《中国家谱综合目录》一书之首,以《宗族制度、谱牒学和家谱的学术价值(代序)》为题的长篇文章,均可找到阐述历史上形成这些特点的原因:

第一,分封制赐姓所致。分封制是宗族制的产物。《中国制度史》载:“宗与族异,族但举血统有关系之人,统称为族耳,其中无主从之列也。宗则于亲族之中,奉一人焉以为主。主者死,则奉其继世之人”(见上海教育出版社1985年版371页)。吕思勉在《宗族》中提出:“宗族就是以同一姓氏为代表有男系血缘关系的社会群体。”人类社会自父系氏族公社可以确定男性系统血缘关系之始,就有了部族首脑以居地为氏的传说,进入帝制时代,又有了“天子赐姓”的记载。如《史记·帝本纪》载:帝喾次子契,帝尧后期举为司马,掌管军政;帝舜时,契主司徒,百姓亲和,并佐禹治水有功,被舜封于商,赐姓子氏,契为商部落首领,商族子姓始祖。最早记录血源关系清晰的部族始自炎、黄二帝。春秋战国的朝廷“世袭王位者,承继先王之姓,延续王族,不继王位的帝王之子则实行分封制,分封的子族大都胙(音同坐)之土而命之氏”。《国语·齐语》云:“胙,赐也”。《韻会》云:“建置社稷曰胙”。《左传》杜预注:“此谓天子封诸侯,既因其所由以赐之姓,又封以土地而命之氏”。凡是以封国、封地为姓氏者,均系天子所赐:如《史记·周本纪》载周天子武王灭商之后,不仅分封姬姓宗族兄弟及子孙,还“封诸侯,班赐宗彝”。“武王迫思先圣王,乃褒封神农之后于焦,黄帝之后于祝,帝颛顼之后于邾,帝尧之后于蓟,帝舜之后于陈,大禹之后于杞。”于是分功臣谋士,而师尚父为首封。封尚父于营丘,曰齐。封弟周公旦于曲阜,曰鲁。封召公爽于燕。封弟叔鲜于管、弟叔度于蔡。馀各以次受封。“封商纣子禄父(即武庚)殷之馀民”。“成王少,管叔、蔡叔与武庚作乱,周公奉成王命诛武庚,杀管叔,放蔡叔,以微子开代殷后,国于宋。”天子所封之地均赐有姓氏,如周天子武王封舜后于陈,赐姓曰妫,命氏曰陈。《国语·周语》下云:“皇天嘉禹,祚以天下,刚姓曰姒,氏曰有夏,谓其能以嘉祉殷富生物也。祚四岳国,命以侯伯,赐姓曰姜,氏曰有吕,谓其能禹股肱(音同公)心膂以养物丰民人也”。

第二,宗法制肇姓所致。宗法制度就是宗族制与分封制紧密结合的制度。《周礼·王制》实行的是嫡太子世袭制:承继王位者,则承继帝王之本姓,享有极端的血缘地位,称为大宗,其他嫡子、庶子实行封地、封官、封谥制,承继一代帝王本姓,称为小宗。《孟子·万章》下言:“小宗有公、侯、伯、子、男五等诸侯”。《左传·隐公八年》(公元前715年)载:“诸侯以字为谥,因以为族”,晋杜预注:“此谓诸侯于大夫,以其字为谥,(‘为’字当‘与’字、‘或’字解),而其后人因之以为族姓,以字为族者,多用于公族,当时宗法之制:诸侯之子称公子,公子之子称公孙,公孙之子不可再称公曾孙,而另立姓氏,或以王父字为氏。”综观以“王父字为氏”者有两种:一种是以其祖父之字为氏,如“郑穆公,其子谓公子去疾,字子良,疾子为公孙辄(音同哲),輙子以祖父之字“良”为氏,曰“良霄”,霄之子为良止是也”。一种是以其父亲之字为氏,如《春秋左传注》第295页载:“鲁僖公生公子郢,字子南,郢之子公孙弥牟,以父之“南”字为氏;“郑公子展之子无骇,即以其父亲之“展”字为氏,为展无骇”。“官有世功,则有官族(谓以先世有功之官名为族姓,如司马氏、司空氏、司徒氏、宋之司城氏、晋之士氏、中行氏之类)。邑亦如之(谓以先世或本人所食之采邑为族姓,如晋韩氏、赵氏、魏氏之属)”“谥法之起,既在周共王,懿王以后,最初惟天子,诸侯有之,卿大夫尚无用此典礼者。至东周,卿大夫始惭有之。”如宋国微子启、微仲衍九世孙戴公有五子:太子司空,次子公子文、三子公子督、四子公子衎(音同墈)、五子公子充石。戴公三十四年(前766年)乙亥卒,太子司空立,是为武公;公子文以其父戴公之谥为氏,曰戴文,其后裔均为戴姓(见朱洪斌《寻根问祖》第157页),公子督,字华父,为太宰,史称华督,督生公孙家,字世子,史称世子家;家生二子:以六卿之一的祖父之字“华”为氏,名华孙和华季老。孙生华御事,事生华元,官右师;老生司徒华郑,郑生司徒华喜,喜生司马华耦(音同偶见《左传注疏·鲁文公十六年和鲁成公十五年》)。公子衎,字乐父;衎生公孙泽,字硕甫,史称硕甫泽;泽生二子,以其祖父之字“乐”为氏,为乐甫须和乐季甫;须生司寇乐吕,甫生乐仆伊和司马乐豫(见朱洪斌《寻根问祖》第129页、《左传注疏·鲁文公十八年》)。公子充石,字皇父、生季子来,南生邮,字南雍,史称南雍邮,邮以其祖父字“皇父”为氏,称皇父邮,其后裔改称“皇甫”氏(见朱洪斌《寻根问祖》第340页)。因而史称:“戴、华、乐、皇、皆戴族”。

可以说,宗法制与分封制紧密结合,不仅促成了肇姓的顶峰,而且保持了姓氏血缘和宗族世系的准确性。无论以封国赐氏,以食邑或乡、亭、地为氏,还是以名、字、次、族为氏,以官、爵、谥为氏;无论以技、业、事为氏,还是以尚物为氏,大都是大小宗法衍生出来的。

第三,任官制稳姓所致。古代的任官制保持了姓氏的稳定性。《汉书》卷八《宣帝纪》载,汉宣帝下令郡、国各举孝廉,任之以官,实行求忠君之臣于望族孝子之门的典制。后世各个王朝多开孝廉方正科,从中取士用于官吏。官府“以族望取人,按等第选官”,“有司选举,必稽簿状,魏晋南北朝实行“九品中正制”,即保证世族及其特权的官僚选官制度,把宗族区分为不同的等第;凡三世有三公者为“膏梁”,有令、仆射者为“华腴”(音同鱼),有尚书、领军将军、护军将军以上者为甲姓,九卿、刺史为乙姓,散骑常侍、太中大夫为丙姓,吏部郎以上为丁姓;各郡选有“郡姓”、“各县定有望族”。凡得入者必为甲、乙、丙、丁四等之姓,郡姓、望姓,各州设大中正,任用世族豪门担任,选举原则以“家世”为重,凡不在四姓、郡姓和望姓之内的,不得被举为秀才、州主簿、郡功曹、和孝廉(见《新唐书》卷一九九《柳冲传》),出现了“上品无寒门,下品无士族”;“贵者有姓,贱者无姓;”“贵者有谱,贱者没谱”的局面。吕不韦所著《吕氏春秋·士容论第六·景公饮酒酣愿诸大夫无为礼晏子谏章》中有“百姓”一词的注释:《国语·周礼》:“百姓兆民”。韦昭注:“百姓,百官也。官有世功,受氏姓也。”阎若璩(音同渠)《四书释三地·百姓》:“百姓义有二,有指百官言者,有指小民言者。自古民无姓,有姓者皆为有封地有官爵之人。其后人无官无爵为民亦承继先人之姓,故庶民也称百姓可以为证。隋文帝以后各封建王朝实行设科考试选拔官吏的制度,才废除为世族垄断的“九品中正制”。

第四,宗礼制管姓所致。宗礼制即宗族管理之制。“礼”是古代最重要的统治手段,上古就置有主礼宗室之官,《史记·帝本纪》载,黄帝置春·夏·秋·冬·中官,官名皆以云命,由春官青云主礼;帝喾置五官,皆以木、火、金、水、土正命名,由春官木正主礼;帝舜问四岳:“谁能典朕三礼(杜预注:指宗礼、宾礼、祀礼)?皆曰伯夷可。舜曰:“伯夷主礼,以汝为秩宗。”《周礼》:“乃立春官宗伯之官,使帅其属而掌邦礼,以佐王邦国。”《十三经注疏》第818页中载,《周礼》讲:“小吏掌邦国之志,奠系世,辩昭穆……”。(郑玄注,贾公彦疏:小吏即史官记叙国史,纂辑《帝系》和谱牒《世本》。)《汉书·百官公卿表》载:“宗正,秦官,掌亲属,有臣”。西汉平帝元始四年(公元4年)更名“宗伯”,是为六卿之一,属官有都司空令丞,内官长丞,又诸公主家令,门尉皆属焉。魏晋南北朝至隋唐,或名宗人寺,或名大宗正院、或名宗人府。

上列“青云”、“木正”、“宗正”、“宗伯”之官和“宗正寺”、“宗正院”、“宗人府”等官府之职责有五:一是掌宗族内务;二是“掌序录王国嫡庶之次,及诸宗室亲属远近,郡国岁次因计上宗名籍”(见《后汉书·百官志三》第十二册3589页);三是掌太庙之祭;四是掌宗室、诸侯士卿载籍的修纂(即官修谱牒);五是“稽查荐选,考其举官真伪。”如:《南齐书·贾渊传》载,“郎官贾渊修谱牒,接受卑贱之人王泰宝的贿赂,将其纂入高门士族瑯琊王氏谱内,被宗正寺和尚书令王晏揭露,被朝廷处以重刑。”

就官修谱牒而言,考“谱牒”一词,最早见于司马迁《史记·三代世表》:“维三代尚矣,年纪不可考,盖取之谱牒旧闻”。考古代书写用具,见《春秋左传注·隐公十一年》(前712年):“冬十月,郑伯以虢(音同国)师伐宋……宋不告命,故不书……于策。注:策,假借为册。古代书写多用竹木。用木者曰方,曰牍(音同读,意木简)曰版;用竹者曰简、曰册,析言之,单之一札谓之简,连编诸‘简’乃名为‘策’,册字,甲骨、金文以及小篆皆像长短竹简连编之形,可以为证。”东汉和帝永元十七年(公元105年),蔡伦发明造纸术以后,才逐渐用纸书写,而制墨技术出现之后,才逐步发明刻板印刷术(将图文刻在木板上用水墨印刷),《辞海》载,刻版印刷术到唐代才盛行。最早的谱书为《汉书·艺文志》载:《世本》十五篇。裴骃《史记集解序》中有司马贞《索引》转录刘向的话:“世本,古史官明于古事者之所记也。录黄帝以来帝王、诸侯及卿大夫系谥名号凡十五篇也。”可见,《世本》是用木牍或竹简记录战国以来帝王和诸侯大夫世系的官修宗谱。后有汉刘向撰《世本》二卷。汉宋衷注《世本》四卷。《汉书·艺文志》载录《帝王诸侯世谱》二十卷。张憧(音同冲)等撰《帝系谱》二卷(见《通志》卷六六“艺文四”),应劭(音邵)《风俗通义·氏姓篇》,王符《潜夫论·志氏姓》,“赞圣贤之后,班族内之祖,言氏姓之出”。两晋南北朝还专设“图谱局”,官修谱牒。“晋武帝命员外散骑侍郎贾弼之主其事,配备令史,书吏等助手,撰著《百家谱》、《姓氏薄状》、缮写清楚,藏于秘阁和尚书府左右曹”(见《南齐书·贾渊传》)。到了唐代,官修谱更盛。唐太宗颁《刊正氏族诏》,指斥旧士族,诏示天下“辑录谱牒,参攷史传,检正真伪,进忠贤,退悖恶,先宗室,后外戚,退新门,进旧望,木膏梁、左寒畯”(见新唐书·高俭传)。先由吏部尚书高士廉将二百九十三姓,一千六百五十一家区分九等,修成《氏族志》,唐高宗又命礼部郎中孔志约修成《姓氏录》,唐中宗再命左仆射魏元忠等修成《姓宗系录》二百卷(见《旧唐书·柳冲传》)。

综观隋唐以前的宗礼制,可以看出两个区别,两晋南北朝及其以前时期,重视血统世族,以血缘为社会阶层划分的依据,表现为“九品中正制”;而隋唐以后以政治地位为社会阶层划分的依据,表现为“九等高下制”,官谱均藏于中央,诸州郡县各有副本,以处置选官、婚姻的参攷。这些宗管制均保证了姓氏的稳定性和相对准确性。

宋、元、明、清时期,宗礼制发生变化,除宗人府只管皇室事务,专记皇帝世系著述,著有《宋玉牒》三十三卷(见《宋史·艺文三》);明《天潢玉牒》一卷(见《明史、艺文二》);清《宗室玉牒》,内含《帝系》、《列祖子孙宗室横格玉牒》、《列祖子孙宗室直格玉牒》(原书藏中国第一历史博物馆),社会上的宗族越法受到政权的控制:族长的任命、族规的确定、须报经州县知事审批行文,宗族建有总祠、支祠、分祠,设有族长(清还设有族正、族副)、分支长、房长。族长又称宗长,主持全族事务;下设宗正,协助宗长理事;宗子,主管祭祀;宗嗣,掌伦纪;宗直,处置族人纠纷;宗史,记录宗族历史,私修族谱;宗课,掌祀田族费;还有守祠人、守墓人等杂役。族长有管辖族人,仲裁纠纷,制裁违规,宣羽教化,维护治安,互助族人的权力,确保“异姓不乱吾宗,同姓不乱吾派,子子孙孙,世世代代,昭穆有序,尊卑有辨”。至到民国,宗族管理制度始终影响着整个社会的政治、经济及人们的日常生活。

二、《锺姓渊源》“六大系列”的质疑

2009年12月20日,《锺史论坛》第十三期刊登了《中华锺氏渊源概述》(以下简称概述)一文,文中称:“中华锺氏渊源有据可考者,主要有五大系列”。2011年11月15日,《锺史论坛》第二十六期在《对“姓源新思考”及“姓源考察报告”之浅见》(以下简称《浅见》)一文中再次强调:“对锺姓姓源的基本观点,主要有五大系列。”通观《概述》和《浅见》全文,似乎在已故蔚论宗长遗著《锺氏史话》(江西出版社,2008年8月版,以下简称《史话》)所列四源说(即职业锺师之锺,烈系之锺;鍾离复姓改单姓的接系之锺,少数民族之锺),又有新“发展”。从《概述》、《浅见》两文与《史话》的对比中发现,《史话》所称:“鍾离复姓改单姓鍾接出自“宋桓公三子邀的伯氏系列”未列其中,可算另一系列。究竟这六大系列是否成立与准确?我们经过考察,发现了一些对“六大系列”中的关键细节有所质疑的史料。

(一)鍾仪是否出于姬周之族于公元前584年以父辈“锺师”之“锺”为氏?

《概述》和《浅见》所列第一大系列称:“出自姬周族始祖弃的鍾仪,公元前584年以父辈“锺师”之“锺”为氏”,并列出了“姬林——姬佗,宗伯——鍾仪”世系。我们围绕这一系列文字中的三个关键点:即姬周世系中有没有周桓王姬林——庄王姬佗(音同脱),宗伯——鍾仪世系?春官宗伯“鍾师”职责及谁系鍾仪之父?公元前584年是否是鍾仪姓鍾的时间?查找了如下史料:

1、《史记·五帝本纪·周本纪》所载:周始祖弃(后稷)系黄帝五世孙,为姬姓。自弃传至“周幽王十一年(公元前771年),幽王[姬宫涅(音聂)]被杀,太子宜臼(音旧)立,是为平王。平王元年入春秋(前770年)。平王(姬宜臼)五十一年(前720年)崩。太子洩(音同泄)父早死,立其子林,是为桓王。桓王,平王孙也。桓王二十三年(前697年)桓王(姬林)崩,子庄王佗立。庄王四年(前693年);周公黑肩欲杀庄王(姬佗)而立王子克。辛伯告王,王杀周公。王子克奔燕”。“庄王十五年(前682年)崩,子僖王胡齐立。”“僖王五年(前677年)崩,子惠王阆立。”“惠王(姬阆(音郎)二年(前675年)边伯等五人作乱,谋召燕、卫师、伐惠王。惠王奔温。已居郑之栎,立僖王弟颓为王。四年,郑与虢(音国)君伐杀王颓,复入惠王。”

2、晋杜预注,唐孔颖达正义的《左传注疏(鲁)桓公十八年》(前693年)载:“周公欲杀庄王而立王子克(庄王,周桓王太子。王子克,庄王弟,字子仪。)”辛伯告王(辛伯,周大夫),遂与王杀周公黑肩。王子克(字子仪)奔燕。“初,子仪有宠于桓王,桓王属诸周公。辛伯谏曰(辛伯谏周公)“并后,匹嫡、两政、耦(音同偶)国,乱之本也”。(注:并后,妾如后。匹嫡:庶子同于嫡子。两政,政谓正卿,朝廷之臣执宰相之权者二人。耦国,大城市足与国都相抗衡,所谓“都城过百雉,国之害也”)。周公弗从,故及。(古人及于祸难曰及,故及,即故及于难)。

3、中华书局民国版《辞海》合订本第636页载:春官,官名,《史记·五帝纪》注:“黄帝管命有云端,因以名师与官,春官青云,夏官缙(音尽)云,秋官白云,冬官黑云,中官黄云。”《汉书·百官公卿表》注引应劭曰:“春官为木正,夏官为火正,秋官为金正,冬官为水正,中官为土正。”按上古置官,多以四时五行为名。《周礼》春官宗伯:“乃立春官宗伯之官,使帅其属而掌邦礼,以佐王邦国。”又按:“唐武后光宅元年(甲申公元684年九月)尝改礼部为春官,神龙元年(乙巳,公元305年)复旧,但后世亦以春官为礼部的通称”。西汉班固著《汉书·百官公卿表》载:“天官冢宰,地官师徒,春官宗伯,夏官司马,秋官司寇,冬官司空,是为六卿。”第715页载:“《周礼》之官有司乐之官称乐官,乐官之长称乐正,司乐之副称乐师,乐师掌国学之政,以教国子小舞”。第1388页载:“锺官、官名,汉武帝时置锺官为水衡都尉的属官,职掌铸钱。”《左传》载:“楚国司乐之官称乐尹。”

4、上海辞书出版社《辞海》缩印本第1011页载:“宗伯:官名,在周记为春官,辅佐天子掌管宗室之事,春秋时鲁国设置,掌管宗庙祭祀等礼仪,后世以大宗伯为礼部尚书的别称。侍郎则称少宗伯。”

5、战国左丘明著《春秋左传·成公七年》(即楚共王七年,丁丑,前584年)载:“秋,楚子重伐郑,师于汜(音凡)。诸侯救郑。郑共仲、侯羽军楚师(《广雅释言》:“军,围也”),囚郧公锺仪(晋杜预注:郧,音云,周时国名,春秋时灭于楚,此时为楚邑;楚之县令称尹,郧公为楚郧尹之称谓),献诸晋。”“晋人以锺仪归,囚之军府(晋杜预注:军府,即军用储藏库,亦用以囚禁战俘。)”《春秋左传·成公九年》(即楚共王九年己卯,前582年)载:“晋侯观于军府,见锺仪,问之曰:‘南冠而絷者,谁也?’有司对曰:‘郑人所献楚囚也。’使税(税同见)之。召而弔之(弔,音同吊,意慰问)。再拜稽首(杜预注:鍾仪向晋景再拜稽首,谢其弔也)。问其族(杜预注:族,姓氏。此族字不作姓氏解,当是世官之义)。对曰:‘泠人也’(杜预注:泠人,乐官,亦作伶人,《周语下》‘锺成,伶人告和’可证)。公曰:‘能乐乎?’对曰:‘先人之职官也,敢有二事’(杜预注:乐乃先父所掌管之职务,自己岂敢从事其他)?使与之琴,操南音(南方各地乐调谓南音)。公曰:‘君王何如?’对曰:‘非小人之所得知也。’固问之。对曰:‘其为大子也,师保奉之,以朝于婴齐而夕于侧也。不知其他。’公语范文子。文子曰:‘楚囚,君子也。言称先职,不背本也;乐操土风,不忘旧也;称大子,抑无私也;名其二卿,尊君也;不忘本,仁也;不忘旧,信也;无私,忠也;尊君,敏也。仁以接事,信以守之,忠以成之,敏以行之。事虽大,必济。君盍(音和,意何不)归之,使合晋、楚之成。’公从之,重为礼,使归求成。”“十二月,楚子使公子履如晋,报锺仪之使,请修好、结成。”

综观以上史料,可以清楚的看出:姬周世系自始祖弃传至桓王姬林,有嫡出姬佗和庶出王子克(字子仪)两个儿子,佗为庄王,克篡位不成而逃奔燕国,并没有“宗伯”这个儿子。姬林之孙有僖王姬胡齐;重孙有姬阆和姬颓,姬阆被立为惠王,姬颓作乱被伐杀。自姬林至姬颓四代之中,并没有谁出任“宗伯”这个“春官”或“锺师”职官而改“姬姓”为“锺姓”名鍾仪。《概述》所列“姬林——姬佗,宗伯——鍾仪”世系不成立。姬林的嫡子姬佗于公元前697年立为庄王,庶子王子克(字子仪)曾受桓王之宠而“属诸周公”,职掌相权,并没有谁担任“春官宗伯”或“鍾师”官职。而春官宗伯是《周礼》所载“使帅其属而掌邦礼,以佐王邦国”之官名,是六卿之一;“大宗伯”是后世“礼部尚书”的别称;“司乐之官”有乐正、乐师、乐尹、伶(泠)人之称,在春秋战国史书和《辞海》中都找不出“锺师”的辞条,只有“锺官”官名,是汉武帝所设的“职掌铸钱之官”。姬周朝廷是谁担任《概述》所说的“春官大宗伯(专掌礼乐之大臣)?”是谁担任专司宫廷击锺奏乐之责的“锺师”系锺仪的父辈,均不得而知。“公元前693年,周公黑肩欲杀庄王姬佗而立王子克(字子仪),辛伯告王,遂与王杀周公黑肩,王子克(字子仪)奔燕”之事与“公元前584年楚伐郑,郧公鍾仪被囚”之事相隔109年,王子克(字子仪)奔燕,而鍾仪是楚郧公,可见姬林庶子王子克(字子仪)并非鍾仪。公元前584年是楚伐郑,郧公鍾仪被囚的时间,并非《概述》和《浅见》所称“鍾仪以父辈“锺师”之“锺”为氏的时间。鍾仪在公元前584年之前就名“鍾仪,官郧尹”(即一县之长)而称郧公,史书记载,鍾仪之父只是“泠人”官职,仪本人会弹琴曲,并没有担任乐官或“锺师”之官(鍾建在任“乐尹”之前就名鍾建,鍾子期也没任“司乐之官”或“司鍾之官”);是公元前582年晋景公在军府见鍾仪有“仁、信、忠、敏”四德而使归求成晋楚之好,并非《概述》所称“因修楚晋和好有功,被楚王敕封于郧(今湖北郧县),史称郧公。总而言之,以上史实可以证明,鍾仪不是出自姬周之族,姬周之族中没有一个担任“春官宗伯”或“鍾师”的人是鍾仪父辈,公元前584年是楚伐郑,郧公鍾仪被郑所囚献于晋的时间,而不是鍾仪以所谓的父辈“锺师”之“锺”为氏的时间。因此,《概述》和《浅见》所列第一大系列以及《史话》所称“职业鍾师”之鍾均不成立”。

(二)烈公是宋国王偃三弟或三子?还是接祖之子?

2008年,《鍾氏史话》首次提出“君偃三弟烈始锺”。稍后,又有重庆涪(音福)陵的世昌宗亲所著《锺姓渊源述略》(以下简称述略)载有“宋偃王之三弟名烈,生于周显王扃(jiōng)三十五年(公元前334年)”,“周赧(nǎn,音蝻)王二十九年(前286年),齐、楚、魏灭宋而三分其地,偃王三弟名烈奔颍川而居,为颍川最早的一支锺姓,并注明系毅、裕、刚、发等于南宋高宗丁巳(公元1137年)共撰《锺氏族谱》所云。自蔚伦、世昌宗亲将原本“接公之子烈”改为“宋偃王三弟烈”,就有一些宗亲曾对烈公的出生时间、改姓锺原因、食邑之地、“偃王三弟”等提出质疑之后,《概述》和《浅见》又将烈公改为“偃王第三子公子烈,”与接公并列第二大系列,即出于子姓的接、烈两大支,一支为偃王第三子公子烈于公元前286年宋国灭亡时避奔颍川许州(今许昌)伯州犁的食采之地,改“子”姓为“锺”姓,成为颍川锺氏烈系的受姓始祖;一支是出于宋桓公三子遨的锺离接于公元前201年在颍川长社去“离”字单姓锺,成为颍川接系受姓始祖。究竟烈公是不是“君偃三弟”、“偃王三子”呢?我们查找了如下史料:

1、《史记·宋微子世家》记载:周“武王崩,成王少,周公旦代政当国。”“武庚作乱,周公承成王命诛武庚,杀管叔,放蔡叔,乃命微子启代殷后,奉先祀,作《微子之命》以申之国于宋。”宋偃之祖父“休公田二十三年(前375年)卒,子辟公辟兵立。辟兵三年(前372年)卒,子剔成立。剔成四十一年(前331年),剔成弟偃攻袭剔成,剔成败,奔齐,偃自立为君;君偃十一年(前320年)自立为王,王偃立四十七年(前284年)齐湣王与魏、楚伐宋,杀王偃,遂灭宋而三分其地”[注:公元前475年始为战国纪年,“十二诸侯纪年表”中的鲁、宋、卫、郑四国尚存,未列入战国纪年表,按《中国历史年表》与《史记·宋微子世家》对照,公元前475年为宋景公四十二年,宋景公六十四年(前453年)卒,世传昭公特在位四十七年(前452-前406年),悼公在位八年(前405-前398年),休公田在位二十三年(前397-前375年),辟公辟兵在位三年(前374-前372年),剔成在位四十一年(前371-前331年),君(王)偃四十七年(前330-前284年)被齐楚所灭。宋国灭亡的时间应在公元前284年丁丑,而不是公元前286年乙亥]。

2、《唐书·宰相世系表》载:“殷王帝乙长子启,周武王封之于宋(应周公旦承成王命所封),三十世至君偃,为楚所灭,子孙以国为氏。”

3、宋郑樵著《通志·氏族略》在“宋”姓源流中载:“宋氏,出自子姓,商之裔也。周武王灭商,成王封微子启建宋国,后被齐国所灭,子孙以国为氏。”

4、上海图书馆藏民国版《中华姓氏源流堂号考据》载“宋氏源流:出自子姓,据《急就篇》记载‘周封微子启于宋(今河南商丘南),至君偃为楚所灭,其子孙以国为氏。’宋氏堂号:京兆(今陕西长安)、西河(今山西離石)、广平(今河北鸡泽)、敦煌(今甘肃县名)河南(今河南省)”。

5、王大良著《姓氏探源》(气象出版社)第122页载:“宋姓,其远祖尊黄帝、成汤,始祖则是西周初年宋国的建立者微子启……至公元前286年……亡国后的宋国王室 成员为纪念故国,从此便以国名为姓,改姓宋氏。”

6、我们曾到湖南、江西、上海城乡及图书馆查考,江西兴国《鍾氏联修族谱》、台湾《鍾氏大宗谱》等50余套老谱,凡序有源流者,则称“接生烈、晏”;“烈生复、叶、气……”;“晏生钦(锐、鉴)……”;有刊登《鍾氏发源受姓始历九十五世祖名歌》者,则称:“契阳启衍宗黎昧,鍾接烈复叶气垂……”。

我们虽然没有找到《史话》、《述略》所称“烈公生于周显王扃(jiong)三十五年(前334年)”的真实史料[就算此出生时间是重庆世昌宗亲录自南宋高宗丁巳(公元1137年)毅、裕等共撰的《鍾氏族谱》,时隔1471年,如果没有史书记载,谁还知道他出生的准确时间?],但从以上史料中可以分辨出以下两点:一是用烈公这一并不真实的出生时间与剔成、君偃之父辟公卒亡时间(前372年)比较,可以看出烈公是父死38年才出生,从而证明烈公不是君偃三弟。对此,《述略》的作者世昌宗亲已在《鍾史论坛》2006年元月创刊上发表《关于烈公世传代位的再认识》一文,承认“烈公在其父辟公卒后36年才出生,将烈公定位于辟兵之子、君偃之弟,于情不合,于理不通,于史不符……,笔者在撰写《鍾姓源流述略》时,凭借过去个别老谱记载而将烈公定位于‘辟兵之子、王偃之弟’实属误编误导宗亲,成为历史笑话,应予更正。”世昌宗亲敢于承认“误编误导、应予更正”的态度,值得钦佩,但从作者在“再认识”一文中,又以“烈公出身时间与宋国灭亡时间“吻合”为48岁,就武断地说:“应将烈公世传代位定格于王偃之子才符合历史发展轨迹”的文字看,似乎又在重蹈覆辙。我们认为:错了就不成立,不仅“烈公系王偃三弟”不成立,没有这个人,何来“奔颍以邑为氏”之事。不是“王偃三弟”就想当然是“王偃三子”的“定格”,缺乏史证,难以服人。二是从《唐书·宰相世系表》、宋《通志·氏族略》、民国《中华姓氏源流堂号考据》、《姓氏探源》、《鍾氏族谱》等史证、书证、谱证均称:宋被齐、楚所灭,“子孙以国为氏”而改姓宋。因此前几百年已有鍾姓和鍾仪、鍾建等名人,不是始姓锺,如果老谱中所记“烈”公确系“王偃第三子”,难道他一个人就忘国,背宗,弃亲而不姓“宋”去冒姓“锺”吗?我们孤且不论齐楚灭宋的时间有公元前284年与公元前286年之差,但可以从《史话》称“君偃三弟烈始锺”和《述略》称“宋偃王三弟烈奔颍而居,成为最早一支锺姓”之说,被史实否定和始作者承认“烈公定位君偃三弟于史不符,实属误编误导”之后,又妄自断言“烈公代位定格于王偃之子才符合历史发展轨迹”的情况看,从《概述》称“公元前286年偃王三子公子烈,避奔颍川许州(今许昌)伯州犁的食采之地改“子”姓为“锺”姓,而时隔几个月,《浅见》就改称“烈公于公元前286年以自己曾封锺邑大夫之‘锺’为氏”的情况看,前后自相矛盾,没有准确的依据,更使人难以确定“公元前286年偃王第三子公子烈姓锺”的可信度和可靠性。更何况目前能证明“老谱中的烈公就是王偃第三子”、“烈公曾封锺邑大夫并于宋灭亡后改姓锺”的史证、书证、谱证还不得而知。查考春秋战国期间的史书,还没有发现宋偃王有哪几个儿子的记载。因此,我们通过以上分辨,可以认定“王偃三子烈改姓锺”的所谓“定格”还不能成立;还没有烈为宋偃王之子的史证和书证;宋灭亡后的王偃子孙姓“宋”不姓“锺”;应该尊祖敬宗,认同老谱和《祖名歌》中有关“接生烈、晏”,支分“烈、晏两系”的记载。

(三)锺建是不是颛顼帝裔季芈楚王的胄胤,在季芈嫁建后封邑“锺吾”而改“芈”姓“锺”?

《概述》所列第四大系列和《浅见》所列第三大系列均称:“出于帝颛顼末子称之苗裔(芈姓,楚其后)的胄胤锺建,公元前506年背楚昭王胞妹季芈(音米)避乱过河,季芈感恩嫁建,楚王封建为“司乐大夫”,邑于“锺吾”,建遂改“芈”姓“锺”,名“锺建”。究竟锺建是不是颛顼帝裔之季芈楚王的胄胤(即子孙)?是否以季芈为妻后被封邑“锺吾”而改“芈”姓“锺”?我们考察了如下史料,供宗亲们甄别:

1、汉司马迁著《史记·楚世家》记载:颛顼帝传到陆终生子六人……,六子季连之苗裔熊绎(音益),被周武王封于楚蛮,姓芈氏,居丹阳。熊绎传到第20世孙为共王审(前590-前560年在位31年)。“初,共王有楚子五人,无適(适的繁体字)立,乃望祭群神,请神决之,使主社稷,而阴与巴姬埋璧于室内,召五[公]子斋而入。康王跨之,灵王肘加之,子比、子晢(音哲)皆远之。平王幼,抱入再而拜,压纽。故康王以长立,至其子失之;肋围为灵王,乃身而弑;子比为王十余日;子晢不得立,又俱诛。四子皆绝无后。唯独弃疾后立,为平王,竟续楚祀,如其神符”(后有平王庶弟令尹子西)。

“平王二年(前527年),使费无忌如秦为太子建取妇。妇好,来,未至,无忌先归,说平王曰:‘秦女好,可自娶,为太子更求。’平王听之,自娶秦女,生熊軫(珍)。更为太子娶。是时伍奢为太子太傅,无忌为少傅。无忌无宠于太子,常谗言太子建。建时年十五岁矣[即生于郏敖四年庚申(前541年)],其母蔡女也,无宠于王,王稍益疏外建也。”

“(平王)六年(前523年),使太子建居城父,守边。无忌又日夜谗太子建于王曰:“自无忌入秦女,太子怨,亦不能无望于王,王少自备焉。且太子居城父,擅兵,外交诸侯,且欲入矣。”“平王召其傅伍奢责之。伍奢知无忌谗,乃曰:‘王奈何以小臣疏骨肉?’无忌曰:‘今不制,后悔也’。于是王遂囚伍奢(而召其二子而告以免父死)。乃令司马奋扬召太子建,欲诛之。太子闻之,亡奔宋”。《史记·秦本纪》载:“秦哀公十一年(前526年),楚平王来求秦女为太子建妻。至国,女好而自娶之。十五年(前522年)楚平王欲诛建,建亡”。《东周列国志》内有太子建逃宋途中饥饿交迫致死的描述。“十三年(前516年),平王卒,将军子常曰:‘太子軫(珍)少,且其母乃前太子建所当娶也’。欲立令尹子西。子西,平王之庶弟(軫之叔)也,有义。子西曰:‘国有常法,更立则乱,言之则致诛。’乃立太子軫(珍),是为昭王。”

“昭王元年(前515年),楚众说费无忌,以其谗亡太子建,杀伍奢子父与郤宛。宛之宗姓伯氏子嚭及子胥皆奔吴,吴兵数侵楚,楚人怨无忌甚。楚令尹子常诛无忌以说众,众乃喜。”

“(昭王)十年(前506年)冬,吴王阖闾、伍子胥、伯嚭与唐、蔡俱伐楚,楚大败,吴兵遂入郢(音影)……己卯,昭王出奔。……昭王使申包胥请救于秦。秦以车五百乘救楚,楚亦收馀散兵,与秦击吴。十一年(前505年)六月,败吴于稷。楚昭王灭唐。九月,归入郢。”

2、《春秋左传·昭公二十七年》(前515年,楚昭王軫元年),“夏四月……(吴公子)光伏甲於堀室……遂杀王[吴王僚死,自立为吴王阖庐(闾)],吴公子掩馀奔徐,公子燭庸奔锺吾(晋杜预注:“锺吾,小国。”“徐”及“锺吾”皆为吴所灭,乃为吴邑。本文注:其地在今江苏省宿迁县东北)。

3、晋杜预注,唐孔颖达正义的《左传注疏》载:《左传·定公四年》(前506年)冬,蔡侯、吴子(即阖闾)、唐侯伐楚……五战及郢。己卯(即十一月二十七日),楚子(即昭王)取其妹“季芈畀我”以出。注:季即伯仲叔季之季,芈,楚之姓,畀(音必)我,其名。“季芈畀我”实一人。……王奔郧,锺建负季芈以从。注:锺建,楚大夫。《万氏氏族略》以成九年传楚有泠人锺仪,鍾建与擅知音者锺子期同为锺仪之族……申包胥如秦乞师……秦师乃出。

4、《左传·定公五年》载:“(前505年)……申包胥以秦师至,秦子蒲,子虎帅车五百乘以救楚……使楚人先与吴人战,败吴师……楚子(即昭王)入于郢。”“(昭)王赏斗辛、王孙由、王孙圉、锺建、斗巢、申包胥、王孙贾、宋木、斗怀等九人皆从王有大功者。……(昭)王将嫁季芈,季芈辞曰:‘所以为女子,远丈夫也。锺建负我矣’。以妻锺建,以为乐尹”。

5、《湖南锺氏遵旨通谱》、澧州、桃源、平江、临澧等地《锺氏族谱》均称:宋桓公曾孙、襄公之孙锺离,原名公孙黎,老谱录战国左丘明著《左传》(原本)记载:“宋昭公元年(前619年),宋襄(公)夫人(周)襄公之姊也,昭公不礼(祖母襄夫人)焉,夫人因戴氏之族以杀(宋)襄公之孙防叔、公孙黎及大司马公子卬(音昂),皆昭公党也。防叔奔鲁,公孙黎奔楚,司马握节(即拿着上朝的板子)以死(表示无罪而死),故书以官。”“公孙黎奔楚避乱,楚穆王(前625-前614年在位)见之,命为大夫,因食锺离之地(今安徽凤阳府),遂以锺为氏,以离(因黎、离同音)为名。楚庄王时(前613-前591年在位)命审南音,遂改任乐尹。《春秋左传·文公八年》和《左传注疏》均直接载为“襄公之孙公孙锺离”,为锺氏肇姓鼻祖,其子孙或单姓锺氏(有子锺仪、重孙锺建、玄孙锺子期)或复姓锺离(来孙锺信,改复姓锺离信,为锺离春、锺离磬之父,其后有锺离接单姓锺)。”

综观上述史料,可以得知:芈楚世系传到平王弃疾(前528-前516年在位十三年),有子二:太子建(蔡女所生,后被费无忌“谗亡”)、昭王軫(珍,秦女所生),女一:季芈畀我(系昭王之妹)。太子建是颛顼帝裔季芈楚平王之胄。但有两个关键点需要甄别:关键点之一,“太子建”是不是锺建?首先从太子建被“谗亡”和“鍾建负季芈”的时间上看,太子建不是锺建。太子建于平王六年(前523年)使居城父,守边,后欲谗诛,而亡奔宋,并在公元前522年(见《史记·秦本记》哀公十五年)死亡;而“锺建负季芈”是在太子建“谗亡”后16年才发生的事。其次是从两件事发生的地点看,太子建不是锺建。“太子建亡奔宋”,而“锺建负季芈”在楚之郧地。再次是从婚姻上看,太子建不是锺建。封建婚姻制度都是同姓不婚,季芈以妻鍾建,旁证锺建,不是出于芈族;更何况太子建、昭王和季芈是同父异母的兄妹,季芈不可能嫁给其兄太子建。既然“季芈以妻锺建”,就更加证明锺建不是楚王胄胤,更不是太子建改“芈”姓“锺”。关键点之二,锺建是否以季芈为妻后封邑“锺吾”,而改“芈”姓“锺”?我们从史料中可以清楚的看到:第一,公元前506年“锺建负季芈”之时,就名锺建,并不是公元前505年受昭王赏后才名锺建;第二,锺建的职官先为大夫,才能从王有功,季芈以“锺建负我”才“以妻锺建”,锺建成为了王室成员,才命为乐尹;第三,昭王赏从王有大功者九人均没有封邑,更何况当时“锺吾”之地是“吴邑”,楚昭王无权将吴邑“锺吾”分封给锺建。《概述》所称“建被楚昭王封为司乐大夫,邑于“锺吾”,建之裔遂姓“锺吾”,其后又省“吾”姓“锺”,并尊锺建为这系锺氏受姓始祖”和《浅见》又称“邑于锺吾”,建遂改“芈”姓“锺”,名锺建,均系臆造。第四,《左传注疏》明确注明,“锺建、锺子期同为锺仪之族”。

总而言之,通过以上甄别后可以断定:楚平王之胄胤太子建不是锺建;锺建不是出自芈楚王族,而是出自鍾仪之族;“锺吾”之地是“吴邑”,并不是楚昭王赏给锺建的封邑;《概述》和《浅见》所列颛顼帝裔季芈胄胤鍾建改“芈”姓“锺”之系列不成立。

(四)伯益之裔若木是否以老祖宗封邑为氏姓“锺离”,或伯益分支“终犁氏”改姓“锺离”?

《概述》所列第三大系列称:“伯益佐禹治水有功,被帝舜赐“赢”姓,封于“锺离”(今安徽凤阳),公元前518年,“锺离国”被楚并吞,伯益之裔若木以老祖宗封邑为氏,姓“锺离”,其后裔又去“离”改姓“锺”,仍尊伯益为该系锺氏之受姓始祖。”时隔不久,《浅见》在第四大系列中又改称:“出自‘赢’姓的伯益后裔分为十四支(姓),其中一个‘终犁’姓,在食邑安徽凤阳锺离国灭亡后(公元前518年),其裔孙以国“锺离”为氏”。两文前后表述不一,究竟是若木以老祖宗封邑姓“锺离”?还是伯益分支“终犁氏”改姓“锺离”?我们查找到的如下史料,对这两者均有质疑。

1、汉司马迁《史记·秦本纪》开头记载:“秦之先,帝颛顼之裔孙曰女修(音休)。……生子大业(即舜臣皋陶)。大业取少典之子(女),曰女华。女华生大费(即费侯伯益),与禹平水土。已成,帝赐玄圭。禹受曰:‘非予能成,亦大费为辅。’帝舜曰:‘咨尔费,赞禹功,其赐尔皂游。尔后嗣将大出。’乃妻之姚姓之玉女。大费拜受,佐舜调训鸟兽,鸟兽驯服,是为柏翳(音益)。舜赐姓赢氏。”“大费生子二人:一曰大廉,实鸟俗氏;二曰若木,实费氏。其玄孙曰费昌。”……“费昌当夏桀之时,去夏归商,为汤御,以败桀于鸣条。”

2、朱洪斌著《寻根问祖》(北京团结出版社2006年6月版)第115页载:“费姓,源出赢姓,伯益辅佐大禹治水有功,封邑于费(今山东鱼台西南),赐姓赢。伯益生子二:长子大廉,继承伯益训鸟职业,称鸟俗氏,是秦、赵两姓的祖先;次子若木,留在费国继承君位,子孙以费为姓。名人有费昌、费仲等。”

3、《史记·秦本纪》文尾载:“太史公曰:秦之先为赢姓,其后分封,以国为姓,有徐氏、郑氏、莒氏、终黎氏、运奄氏、菟裘氏、将梁氏、黄氏、江氏、修鱼氏、白冥氏、蜚廉氏、秦氏。然秦以其先造父封赵城,为赵氏。”

4、《中华姓氏源流》载:“终姓,一说出自赢姓,帝颛顼重孙伯益,辅佐帝舜,助禹治水有功,帝舜赐姓赢氏,其后有终黎氏改单姓终氏。”

5、《名贤氏族言行类稿》及《通志·氏族略·以邑为氏》记载:“锺离氏,出于子姓,春秋时期,宋桓公曾孙伯宗仕晋,被郤氏杀害,其子州犁逃奔楚国,居于锺离(安徽凤阳府),其后以邑为氏,或姓锺离氏,或姓锺氏。战国时齐国无盐(山东东平)人锺离春,相貌极丑,四十未嫁,却胆识过人,拜见齐宣王,陈述齐国危乱及治国之策,为宣王采纳,并主后宫,做了王后。楚将锺离昧之子接去离字单姓锺,居颍川长社。”

6、《左传注疏·成公十五年》(前576年)载:“晋三郤害伯宗,伯州犁奔楚……冬十有一日,叔孙侨如,会晋士燮(音谢)齐高无咎、宋华元,卫孙林父、郑公子(音秋)邾人会吴于锺离(锺离,乃楚邑,在楚吴两国交界处,今安徽凤阳之东稍北)。”《昭公二十四年》(前518年)载:“楚子为舟师以略吴疆(略,行也。行吴界,将侵之)沈尹戌曰:“此行也,楚必亡邑”……吴人踵楚,而边人不备,遂灭巢及锺离而还(灭,乃吴占楚之巢邑和锺离邑,地在今安徽凤阳东而稍北)”。

从以上六种史料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出四点:一是伯益与禹平水土已成,舜帝先赐禹玄圭,禹受而为大费(伯益)请功,帝赐伯益“皂游”和“姚姓玉女”及赢姓,大费(伯益)拜受;史称费侯,证明封邑在费,并没有封于“锺离”。二是伯益次子若木乃其父封地费国之君,子孙实为费氏,《史记》和费姓源流均可证实,并不是《概述》所称“若木以老祖宗封邑为氏,姓“锺离”。三是赢姓十四支姓之一的“终黎氏”,其后系改“终”氏。四是有史可查的“锺离”之地,在公元前576年之前就系“楚邑”;公元前518年系吴国侵占楚国巢邑和锺离邑的时间,并不是楚灭“锺离国”的时间,更没有“终犁氏”或“终氏”的哪一个人是“锺离国”国君或食邑“锺离”而以“国锺离为氏”。因此,可以认定,“出自赢姓的若木以老祖宗封邑为氏,姓“锺离”和伯益分支“终犁(黎)氏”改姓“锺离”均与史实所记不符,出自赢姓的系列不成立。”

(五)畲族中的锺姓是否系畲民本身产生的姓氏改姓“锺”?

《概述》和《浅见》所列“锺姓渊源”第五大系列为“出自少数民族改姓锺。”其中最主要的是中土国锺志(智)深入赘畲族龙郎公主[盘瓠(音护)之女],裔从锺姓,属畲族。究竟畲族中的锺姓是不是畲族本身产生的姓氏改姓锺呢?据有关史志记载:畲族,原本猺族,其人刀耕火种,乃谓畲民。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中央和地方政府认定后才称畲族。畲族有语言,没文字,尊崇盘瓠为始祖,以一幅彩绘娟画图为“祖图”,上面绘有近百个鹅蛋脸、尖下巴的人物形象,包括君王、大臣、公主、山民和士兵等。组成上朝、歌舞、出征和洞房花烛等场景,没有文字注释,不知道盘瓠是哪个朝代的人,盘瓠的事迹只能看图写话。中山大学人类学系教授黄淑娉,系五十年代中央政府派出的民族识别调查组成员,曾对畲族聚居地进行了深入调查。于2007年4月21日《广州日报》和2010年6月10日《鍾史论坛》第十六期刊登她撰写的《“盘瓠信仰”是畲族文化核心》一文就是人证和书证。2002年,陕西人民出版社出版的《百家姓书库·锺》第55页和《广州日报》2007年4月21日所刊盘瓠的传说,把盘瓠说成是帝喾(音库)高辛氏的儿子和女婿。把盘瓠之女说成龙郎公主,把盘瓠的女婿说成锺志(智)深等,均系当今看图写话编造的所谓传说,帝喾高辛氏时,还没有“锺”姓,哪来的锺志(智)深这个人。没有史书和“祖图”文字记载,而是当今编造的所谓传说怎么能够取信于人?

王大良著《姓氏探源》——北京,气象出版社,1996.1第84页载:“畲族人的姓氏主要有盘、兰、雷、锺4个。相传,畲族人的祖先盘瓠在帮助中原皇帝(史书和《辞海》均载:“中土,正中冀州曰中土。谓中国,谓中原也。”)平定叛乱后,辞官不就,迁居深山之中,生下三男一女。为了让子女光大自己的基业,他分别为三个儿子取姓盘、兰、雷姓,又为女招赘了一个姓锺的女婿。这样便有了畲族四大姓。”至今,也看到以“颍川堂”为堂号的《畲族锺氏族谱》。从这里可以看出,“畲族锺氏”不是畲族本身产生的“锺氏”,而是招赘锺氏女婿融入少数民族“畲族”的锺氏。总会所编《锺史论坛》第二十七期刊登与我们共祖(鍾千一)的湖南张家界市(包括桑植、永定、武源、慈利等区县)锺姓白族,就是汉族锺姓融入白族的锺姓,是原有锺氏的分支,不符合单独立系的条件。至于全国有没有像《概述》、《浅见》和《史话》所列的“出自少数民族改姓锺”的情况,需要深入全国各地考察研究,方可定论。如果他们原有本族的姓氏,后确系什么原因弃族姓改锺姓,又有独立的世系记载,则可单独立系。如果是招赘姓锺,或是随锺姓母亲姓锺,或是共同生活融入的少数民族锺姓,均是原有锺姓的分支,知道支分何处的,可以直接对接;不知支分何处的,只能作为遗留问题,单列支房。

(六)鍾姓和鍾离复姓改单姓鍾接的先祖是否出于伯氏?

鍾姓和鍾离复姓改单姓鍾接的先祖出自宋桓公三子:公子敖(遨)的“伯氏”,是《唐表》等姓书和《史话》所称的一大系列,本文列在《概述》“五大系列”之后,称第六大系列:

早期《姓书》称鍾姓和鍾离复姓出自“伯氏”的原文有四:宋仁宗嘉祐五年(公元1060年)欧阳修等著《新唐书·宰相世系表》(简称《唐表》):“鍾氏出于子姓,与宗氏皆晋伯宗之后也。伯宗子州犁仕楚,食采于鍾离,因以为姓。楚汉时有鍾离昧为项羽将,有二子:长曰发,居九江仍故姓;次曰接,居颍川长社,为鍾氏。”后人则照抄《唐表》所说,如:宋郑樵著《通志·氏族略·以邑为氏》云:“鍾氏,晋伯宗之后,晋之贤者也,为郤氏所杀,子伯州犁奔楚,邑于鍾离,子孙以邑为氏。”“鍾离氏,出自子姓,宋桓公之曾孙伯宗仕晋,被郤氏所杀。其子州犁逃奔楚国,居于鍾离(今安徽风阳),其后以邑为氏或姓鍾离,或姓鍾氏”。还有宋朝章定著的《名贤氏族言行类稿》:“鍾姓,宋微子之后。桓公曾孙伯宗仕晋,生州犁,仕楚,食采鍾离,因氏焉。子孙或单姓鍾氏,或复姓鍾离:楚有鍾仪、鍾建、鍾子期,与伯牙为友,项羽将鍾离昧,昧鍾子接,始居颍川长社。”

《史话》的“接系之鍾说”也称:“公子遨奉其兄襄公兹甫之命,出使晋国……在晋生一子名扈,改姓伯名伯扈。伯扈生一子伯宗。伯宗生一子伯州犁,伯州犁生二子:长伯郤(音细)宛,次连,连居南阳,以其祖父伯宗的名字为姓,成为宗姓始祖。伯郤宛生一子:伯嚭(音匹)。伯嚭仕吴为太宰,但在公元前473年越王打败了吴国后被杀。其子簠(音抚)在家乡鍾离小国以土为氏改姓鍾离,名鍾离簠,后有鍾离髦—鍾离秩千—鍾离垣(音原)—鍾离鬷(音宗)—鍾离昧—鍾离发、鍾离接,接去离单姓鍾。”

鍾姓和鍾离复姓是否出于伯宗、伯州犁呢?我们查找的如下史料可以甄别《姓书》和《史话》的真伪:

1、晋杜预注,唐孔颖达正义的《左传注疏》(此古书存澧县图书馆古籍部)记载宋桓公一至六代子孙名字、职务及按宗法肇姓的情况如下:宋桓公有五子长子目夷[庶出,字子鱼。为襄公左师和相。目夷生公孙友,为成公左师;友生府,以祖父字为氏,名鱼府。为宋共公少宰;府生鱼石,为宋平公左师(见杨伯俊《春秋左传注》第556、874页),次子兹甫〔嫡出,立为太子,后继位为襄公,《春秋左传注》、《史记》记载襄公二子:长为太子王臣,继位为成公,《左传》载成公有五子:昭公杵臼、公子、文公鲍革、公子须、公子朝;襄公次子公子禦有子公孙黎即公孙锺离〕。三子公子荡,见《左传注疏》册四卷十四第七页载:“宋桓公生公子荡,宋成公十七年(前620年)为司城官职,荡生公孙寿,寿生司城意渚,以祖父荡字为氏,名荡意渚,渚生荡虺(音悔),为共公司马,虺生荡泽,为文公司马。四子公子鳞,见《左传注疏》卷十四第七页载:“宋桓公生公子鳞,鳞生东乡矔(音贯),即鳞瓘(以父之鳞字为氏),系宋成公司徒官职”;册七卷二十七载:“瓘生司徒文,文生大司冠子奏、奏生小司冠朱”;五子向父盻,见《左传注疏》册七卷二十七载:“宋桓公生向父盻(音细)。盻生司城訾(音资)守,守生小司寇鱣(音粘)及合左师,左师则向戍也”。鳣生向为人,为宋平公大司寇;戌生向带,为宋平公大宰(见《春秋左传注》第874页)。现列宋桓族六世子孙传承图如下:

宋“桓族”六世子孙传承图

一世

二世

三世

四世

五世

六世

 

目夷

(字子鱼官左师、相)

公孙友

(左师)

鱼府

(少宰)

鱼石

(左师)

 

 

襄公兹甫

成公王臣

昭公杵臼(音处旧)

公子(握节以死)

文公鲍革

公子须(司城)

公子朝(司寇)

 

 

共公瑕

 

 

太子肥

平公成

 

 

公子禦

(君禦)

公孙锺离(原名公孙黎)

(避乱仕楚)

 

 

 

公子荡

(司城)

公孙寿

(司城)

荡意渚

(司城)

荡虺

(司马)

荡泽

(司马)

 

公子鳞

(司徒)

公孙瓘

(字东乡官司徒)

鳞文

(司徒)

鳞子奏

(大司寇)

鳞朱

(小司寇)

 

公子盻

(字向父官司寇)

公孙訾守

(司城)

向鳣

(小司寇)

向为人

(大司寇)

 

 

 

 

向戍

(左师)

向带

(太宰)

 

《左传注疏》所记“桓族”六代子孙,并没有“宋桓公三子遨”和“宋桓公曾孙伯宗”。查遍《史记》、《左传》《左传注疏》这三部最早记载春秋历史的史书,均没有“宋桓公三子遨”、“遨出使晋国”、“遨子扈改姓伯”和“公子遨”任何职务及“宋桓公曾孙伯宗”等方面的记载。

2、汉司马迁《史记·宋微子世家》中记载:“宋桓公三十一年(前651)卒,太子兹甫立,是为襄公,以其庶兄目夷(字子鱼)为相。”“(宋)襄公十三年(前638年)冬十一月,襄公与楚成王战于泓……宋师大败,襄公伤股。”“襄公十四年(前637年)夏,襄公病伤于泓而竟卒,子成公王臣立。”“成公十七年(前620年),成公卒。成公弟公子御杀太子及大司马公孙固(宋庄公之孙)而自立为君。宋人共杀君御而立成公少子杵臼(音处旧),是为昭公。”(杨伯俊《春秋左传注》第557页称:《史记》所记成公弟御之事不见《左传》,公孙固之死亦与《左传》不合,恐是司马迁所采之异闻)。

3、汉司马迁《史记·宋微子世家》《史记·晋世家》记载:因晋献公九个儿子之间的权力之争,公子重耳十九岁起就在外逃亡,先后到过狄、卫、齐、曹、宋、楚、秦国,卫、曹不礼重耳,而“宋襄公十三年(前638年),晋公子重耳过宋,襄公已伤于楚,乃厚礼重耳以马二十乘”(见宋世家)。“过宋,宋襄公新困兵于楚,伤于泓,闻重耳贤,乃以国礼礼于重耳。”“之楚,楚成王以通诸侯礼待之”(见晋世家)。“晋惠公十四年(前637年)十二月重耳立,是为文公。”“重耳出亡凡十九岁而得入,时年六十二矣。”“文公五年(前632年)三月丙午,楚围宋,宋复告急晋。文公欲救则攻楚,为楚尚有德,不欲伐也;欲释宋,宋又尝有德于晋。晋执曹伯,分曹、卫地以为宋,楚急曹卫,乃引兵归。”后因故“楚怒、击晋师……四月戊辰,宋公、齐将、秦将与晋侯次城濮(音葡)。己巳,与楚兵合战,楚兵败,收馀兵去”(见晋世家)。从以上史实中可以看出,楚困宋,晋不攻楚而攻楚之盟国曹、卫,救了宋国,是因楚、宋均有德于晋(即过去厚礼待过重耳),并非《史话》所说的“公子遨出使晋国,不辱使命”。而汉濮战,是楚攻晋,四国联军应战打败楚军,更不是《史话》所说的公子遨争得了晋国支持的功劳战例,而是宋、齐、秦国支持晋国的战例。

4、敖(遨)之名出自宋朝郑樵《通志·氏族略》之中:“唐表云:宗氏,子姓,宋襄公母弟敖仕晋,孙伯宗为三郤(即郤锜、郤犨、郤至)所杀,子州犁奔楚,少子连家于南阳(今河南南阳),以父字为氏而姓宗”。《中华姓氏源流》第211页也记载:“春秋晋大夫伯宗因直言而被“三郤”害死之后,长子州犁逃奔楚国任太宰,少子连居南阳以父字为氏而姓宗”。这里记载的“敖”系伯宗之祖,宗连之曾祖,伯宗不是一子而是二子,少子连是伯宗子,而不是伯州犁子,不是以祖字为姓,而是以父字为氏,所记“母弟敖”是母亲之弟?还是胞弟(但前述资料1中没有胞弟公子敖)?可见不仅《史记》、《左传》、《左传注疏》等史书均无“宋襄公母弟敖仕晋”的记载,而且《唐表》和《通志·氏族略》在伯姓改宗氏姓源中也无受姓始祖“敖生一子名扈,改姓伯名伯扈”的记载。

5、汉应劭(音绍)撰《风俗通义·姓氏篇》载:“伯姓:氏于字,赢姓伯益之后,伯乐,伯牙,晋大夫伯宗生州犁,仕楚”[考应劭,系东汉汝南南顿(今河南项城西南)人,字仲远,献帝(刘协,公元190-220年在位)时,任泰山太守。著有《汉官仪》十卷,《风俗通义》三十卷。所著《汉书集解音义》,唐颜师古注《汉书》多所征引]。伯宗:唐韦绚撰《刘宾客嘉语录·晋语》引先秦《世本》云:“晋孙伯起生伯宗”注:“伯宗,晋大夫之孙,伯纠之子伯起生伯宗。”杨伯俊(1909-1992)编《春秋左传注》第759页《宣公十五年》(前594年,晋景六年)文内“伯宗”名后有注,“《元和姓纂》引世本云:‘晋,孙伯起生伯宗,因氏焉’。《晋语五》韦注云:‘伯宗,晋大夫孙伯纠之子’。考孙氏姓源,无孙伯起启姓姓源,也无“孙伯”复姓;考伯宗,不姓孙,而姓伯,系伯益后裔,可能是两书引用不全和标点错误造成的,两文合在一起则与《世本》注相合,‘伯宗:晋大夫孙,伯纠之子伯起生伯宗’。“伯纠、伯起当是一人”应误。

6、汉司马迁《史记·楚世家》记载:“楚昭王元年(前515年)……杀伍奢子父与郤宛,宛之宗姓伯氏子嚭及子胥皆奔吴”。《史记·伍子胥列传》记载“楚诛其大臣郤宛、伯州犁”。而《春秋左传注·僖公六年》(前654年)引《世本》郤氏世系与北京团结出版社出版的朱洪斌著《中华姓氏源流》第289页“郤”姓中记载:“晋大夫郤文生豹,豹生芮,芮生缺,缺生克,克生武,为晋卿,武生锜、犨(音同抽),锜生至、乞,犨生毅,后被历公灭族,乞、毅等子孙逃往楚国。”“楚昭王时,郤宛为左尹,郤氏已离开祖源之地。”战国左丘明著《春秋左传·昭公二十七年》原文中,也写有“左尹郤宛”、“郤宛直而和,国人说之”,“无极谮郤宛焉”,“楚郤宛之难”,“尽灭郤氏之族党”等记载。上述四处所写的郤宛名字都是郤宛,而不是伯郤宛;《史记》记载“杀伍奢子父”就写明了杀伍奢和伍尚父子,而《史记》同时记载郤宛与伯州犁被诛时,不仅没有写伯郤宛,伯州犁,也没写明郤宛是伯州犁之子,而且只记为“楚大臣”并排在伯州犁之前。这些史料中可以看出“郤宛”不是伯氏子孙,而是晋大夫郤文的裔孙。《史记》在《伍子胥列传》和《吴太伯世家》中虽记有“伯州犁之孙伯嚭”,但《楚世家》嚭的出生国所记史料为“宗姓伯氏子嚭”,应以出生国的史记为信史,这里结合上列第4条宗氏姓源史料可以看出,伯嚭是宗姓伯氏子,即伯州犁之弟伯连以“父字为氏”而姓宗,名宗连的儿子,应是伯州犁的侄子,而不是伯州犁的孙子。史证郤宛不是伯氏子孙,更不是伯连改宗连之兄,而“宛之宗姓伯氏子嚭”,或许是郤宛所接的异族宗姓伯氏子,应为郤宛的嗣子,嚭的子孙应是郤姓或宗姓,嚭的家乡应在郤姓居地或宗姓之家(河南)南阳,而不是“鍾离小国”,更何况《史记》记载,此时的鍾离之地乃楚邑,已不是“鍾离小国”。

7、《东周列国志》所写人物,一般都是写的姓名全称,但在第七十、七十三、七十四回小说故事中,涉及郤宛语事的24处,其中写“郤宛”名字的18处和写“郤大夫”的1处,共占总数的79%,而写与伯氏相关的仅5处:一是第七十回中1处:楚平王“念伯州犁之冤死,乃以犁子郤宛为右尹。”二是第七十三回中1处:楚昭王立,以“伯郤宛为左尹”;三是第七十四回3处:开头有“话说费无忌(极)心忌伯郤宛”;中间有楚昭王令尹囊瓦令鄢将率兵甲以攻伯氏,“伯郤宛知为费无忌(极)所卖,自刎而死,其子伯嚭惧祸逃出郊外。”后有令尹囊瓦使左右察得“家家祀神,香火相接”,问“神何姓名”?答曰:“即楚忠臣伯郤宛也。”众所周知,《东周列国志》是明末通俗文学家冯楚龙依据明嘉庆、隆庆年间余邵鱼撰辑的一部《列国志传》而改写的一百零八回小说《新列国志》,清乾隆年间才由秣陵蔡元放在冯著《新列国志》小说的基础上,删订评点并改名为《东周列国志》小说。解放后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东周列国志》整理本前言中指出:“关于史实、典章制度,除了个别明显错误外,几乎没有更动。因为那样做就会成为一本历史考据,而不成为小说了。”可见《东周列国志》小说是写的东周故事,虽写有“犁子郤宛”,“伯郤宛”,其子“伯嚭”,但写的是时隔一、二千年又未经考据的小说人物及其关系,不得以此为据而列为伯氏世系或鍾姓远祖。

8、汉司马迁《史记·吴太伯世家》记载:“王夫差二十三年(前473年)十一月丁卯……越王灭吴,诛太宰嚭。”《史记·淮阴侯列传》记载:“项王亡将鍾离昧在伊庐,素与信善。项王死后亡归(韩)信。汉王怨昧,闻其在楚,诏楚捕昧。汉六年(前201年)……以昧在公所(即韩信住所)卒自刭(音井)。”这里可以看出诛嚭至昧亡相隔272年,《史话》所列簠、髦、秩千、垣(音原)、鬷(音宗)、昧六世,平均45年多一代,明显不合常理。

9、北宋仁宗皇帝(刘祯)于庆历四年(1044)下诏;五代后晋所编《唐书》(称旧唐书)“绍次无法,详略适中,文采不明,事实零落”。命欧阳修、宋祁、范镇、吕夏卿等重修《新唐书》,增编“宰相世系表”。成书不久,吴缜(音枕)就撰《新唐书纠谬》二十卷(谬,miu,即错误)。此后,学者指出“新唐书着意文字而忽略考证”,有汪应辰著《唐书列传辩证》20卷,汪若虚著《新唐书辩》3卷,陈黄中著《新唐书刊误》3卷用以纠正《新唐书》的错误。

综观以上史料,可以揭示五点:①宋桓公生五子。《史记》《左传》和《左传注疏》不仅详细记载了“桓族”按宗法制继位与肇姓的史实,也清楚记载了五子所任职官及子孙后代的姓名与职务。在宋桓公的子孙后代中找不出《唐表》所称鍾、鍾离、宗姓同源的“宋襄公母弟敖”、“桓公曾孙伯宗”和《史话》所称“宋桓公三子遨”;也没有遨之职官和出使晋国的史料;更无“遨子扈,改姓伯,名伯扈的启姓姓源史料,说明宋桓公没有三子遨,伯宗不是宋桓公曾孙。②伯氏姓源明确记载;伯姓,氏于字,赢姓伯益之后,伯宗、伯州犁是伯氏后裔;伯宗并不是《唐表》等姓书和《史话》所称,“出于子姓”的“宋桓公曾孙”。春秋战国时的宗法规定:没有“公曾孙”之称,在《史记》、《左传》、《左传注疏》中也找不出某某是某公曾孙的记载。③伯氏是晋大夫世家,伯纠生伯起,伯起生伯宗,伯宗生伯州犁和伯连,连以父字为氏,名宗连。并不是《史话》编造的遨生伯扈,伯扈生伯宗。④按《唐表》所称“伯宗子州犁仕楚,食采于鍾离,因以为姓”,应当是伯州犁改伯姓为鍾姓或鍾离姓,而名鍾州犁或鍾离州犁,但姓书和族谱并没有伯氏改鍾氏或鍾离氏的记载。按郑樵所称:“伯州犁奔楚、邑于鍾离,子孙以邑为氏”,查考史书,目前还没有找到谁是伯州犁之子的史证,只有《史话》称:“伯州犁生二子:长伯郤(音细)宛,次连(伯姓改宗姓、名宗连);伯郤宛生一子,伯嚭(音匹),为吴太宰。”但此题已列史料已清楚表明,宗连是伯宗少子,伯州犁之弟,并不是伯州犁的次子;郤宛是郤氏的裔孙,并不姓伯,更不是伯州犁的长子,也没有郤宛过继伯州犁的记载;伯噽是《史记·楚世家》所记的“宗姓伯氏子嚭”,应是伯州犁的侄子,查找史书、姓书和民国前的老谱,伯州犁的子孙是谁以邑为氏还不得而知。因此,可以断定欧阳修等著《唐表》、郑樵著《通志·氏族略》等姓书所称鍾姓、鍾离复姓出自“襄公母弟敖”与伯宗、伯州犁,宗姓出自子姓的结论是不准确的,《史话》所称“鍾离复姓改单姓鍾接的先祖出于‘伯氏’”的世系并不成立。应该学习(宋)吴缜敢于挑战权威,纠正错误,及时编著《新唐书纠谬》二十卷的精神,确实把鍾氏渊源搞清楚,考准确。

三、鍾氏启姓鼻祖及早期裔孙

前面质疑的《鍾姓渊源》“六大系列”均不成立,那么,鍾姓究竟出自哪里?谁是鍾氏启姓鼻祖呢?首先还得从金重之“鍾”和金童之“鐘”两字说起:

东汉许慎撰,宋徐铉校定《说文解字》卷十四上载:“鍾:酒器也,从金重声”;“鐘:乐鐘也,秋分之音物穜也,从金童声,古者垂作鐘”《汉语大词典》引段玉裁《说文注》:鐘,“《经》、《传》多作锺,假借酒器字”,《辞海》缩印本[上海辞书出版社(1979年版)]第1700页载:“钟㈠[鐘]①古击乐器。青铜制。悬挂于架上,以槌叩击发音。西周中期开始有十几个大小相次成组的编钟。也有大而单一的,称为特钟。其口缘平而有悬钮者,或另命名为镈。②定时器,如挂钟,闹钟。③指钟点,时间。如八点钟,十分钟。㈡[鍾]:①同㈠①。②古代器名。即圆形壶,用以盛酒浆或粮食。盛行于汉代。《晋书·崔洪传》‘[汝南王亮]以琉璃鍾行酒。’③古量单位。春秋时齐国的‘公量’,以四升为豆,四豆为区[瓯],四区为釜,十釜为鍾。陈氏(即田氏)的‘家量’,以四升为豆,五豆为区,五区为釜,十釜为鍾。田氏代齐后,这种‘家量’就成为齐国的标准量器。战国时魏、秦等国也兼用这种量器。《左传·昭公三年》“‘釜十则鍾’,杜预注:‘[鍾]六斛四斗。’《孟子·告子上》:‘万鍾于我何加焉!’④汇集;专注。《国语·周语下》:‘泽,水之鍾也。’参见‘鍾爱’、‘鍾情’。⑤相当于;类似。《文选·鲍照〈舞鹤赋〉》:‘鍾浮旷之藻质’。李善注引曹植九咏章句:‘鍾,当也’。⑥姓。《汉语大词典》:“鍾,古时盛酒的器皿。现已通盅。”查考《辞源》、《康熙字典》、《现代汉语词典》等辞书注释同《辞海》大同小异,除“鍾”与“鐘”两字的读音相同,酒器“鍾”与乐“鐘”之义可相通外,只有金重之“鍾”有“姓”的义项,而金童之“鐘”没有“姓”的义项。查遍古籍繁体史书,所有鍾姓名人都是金重之“鍾”就是史证。有的书籍把金童之“鐘”也列为姓,是臆断所致。可以说历史和现实都没有一个姓金童之“鐘”的人。作为姓氏,只有金重之“锺”。

要弄清谁是鍾氏的启姓鼻祖?哪些是其裔孙?首先必须以史为据,考春秋战国至西汉见于史籍(包括既有西汉前的史籍又有西汉后的史书,佐证西汉前)的“鍾”姓和“鍾离”复姓人物有十个时间段的17人。

第一是远古神主锺巫。先见于战国左丘明著《春秋左传·隐公十一年》(公元前712年)载:“公之为公子也(杜预注:公,指鲁隐公还系父惠公弗湟(前768-前723年在位)的长庶子,称公子息,未摄政行君事之时),与郑人战于狐壤,止焉。郑人囚诸尹氏(注:尹氏·郑大夫)。而祷于其主鍾巫(焦循《左传补疏》注:锺巫,神名,尹氏之家立以为祭主)。遂与尹氏归,而立其主(注:立鍾巫神主于鲁)。”“十一月,公祭鍾巫,齐(斋)于社圃(注:指隐公将祭鍾巫,先斋戒于社圃),馆(指住宿)于蒍(音委)氏(注:蒍氏,鲁大夫)。壬辰,羽父使贼弑公于蒍氏,立桓公而讨蒍氏。”再见于西汉司马迁著《史记·鲁周公世家》载:“隐公十一年冬……十一月,隐公祭鍾巫,斋于社圃,馆于蒍氏。挥使人弑隐公于蒍氏,而立子允为君,是为桓公。”

第二是宋襄公之孙公孙鍾离。见于战国左丘明著《春秋左传·文公八年》(公元前619年,即宋昭公杵臼元年)载:“宋襄夫人,(周)襄王之姊也[杨伯俊《春秋左传注》:“《礼记·檀公上》云:宋襄公葬其夫人,醯醢(音希海)百瓮(音翁)。是宋襄有夫人死在其生前,此夫人距宋襄之死已十八年,系其生前继室”],昭公不礼焉(晋杜预注:宋襄公为昭公之祖,则其夫人为昭公之祖母)。夫人因戴氏之族(杜注:宋之戴、华、乐、皇皆戴公之后,为戴族),以杀宋襄公之孙孔叔〔考《史记·宋世家·孔子世家》和《左传注疏》:孔叔,即孔防叔,是宋厉公鲋祀之兄弗父河的第8代孙(即弗父河-宋父周-世子胜-正考父-孔父嘉-木金父-皋夷父-孔防叔)。按晋杜预《左传注疏·成公十五年》(前576年):“二华(即华元、华喜)戴族”下注:族有两义,一为宗族之族,一为氏族之族。此孙当为襄公宗族之孙,不作襄公嫡系之孙解]、公孙鍾离(注:《周礼·王制》规定:承继王位者,则承继帝王本姓。宋王公的本姓为子姓。宗法规定:诸侯公之子称公子,公子之子称公孙;故襄公之孙称公孙鍾离乃是襄公嫡系子姓氏族之孙)及大司马公子卬(音昂,虽系襄公嫡系之孙,但系太子成公之子,法定公之子称公子,故称公子卬),皆昭公之党也。司马握节以死(节,符节,古人用以表信。晋杜注:“握之以死,示不废命。”),故书以官。”[本文加注:此处字面上看,只大司马公子卬被杀死,《春秋经》记同年之事载:“宋人杀其大夫司马。”注(见杨伯俊《春秋左传》第565页“宋以右师、左师、司马、司徒、司城、司寇为六卿。惟成十五年司寇分大司寇、小司寇,又有太宰、少宰耳。”《左传》记宋事,多书宋人和官,不称大夫,其他诸侯国多称大夫。(见杨伯俊《春秋左传》注556页)谱载“孔叔奔鲁,公孙黎(即公孙鍾离)奔楚”,考《史记·孔子世家》载:“孔子生鲁昌平乡陬邑,其先宋人也,曰孔防叔(或曰孔叔)。防叔生伯夏,伯夏生叔梁纥,纥生孔子”),可见此事件中只司马公子卬被杀死。如果某人真的被杀死了,只要子子孙孙还在繁衍,血脉就在延续。]

第三是楚共王郧尹,史称郧公鍾仪(郧,音云,古国名,春秋时被楚所灭后,为楚之邑名,今为湖北郧县。杨伯俊《春秋左传注·庄公三十年》(公元前664年,即宋桓公十八年)载:“秋,申公斗班杀子元(申,楚县。楚子自称王,邑县主官不称大夫,而称其县尹为公)。先见于战国左丘明著《春秋左传·成公七年》(公元前584年,即楚共七年,宋共五年),秋,楚子重伐郑,师于汜(音凡,系南汜,在今河南襄城县)。诸侯救郑。郑共仲、侯羽军(即围)楚师,囚郧公鍾仪,献诸晋。“晋人以鍾仪归,囚之军府(杜预注:即军用储备库,亦用以囚禁战俘,此句为九年晋侯见鍾仪事作伏笔)。

再见于杨伯俊著《春秋左传注·成公七年》(公元前582年,即楚共九年、晋景十八年)载:“晋侯观于军府,见鍾仪。问之曰:‘南冠而絷者,谁也(南冠,指楚人冠服,絷;音植,指拘禁)?’有司对曰:‘郑人所献楚囚也。’使税之(‘税’,解除其絷缚拘禁)。召而弔之(弔,音吊,意慰问)。再拜稽首(鍾仪向晋景再拜稽首,谢其弔也)。问其族(从下文答语观之,此“族”字不作姓氏解,应作先考职官之义)。对曰:‘泠人也[泠人,亦作伶人,《吕氏春秋·仲 夏纪第五·古乐》载:“昔黄帝令伶伦(注:黄帝的乐宫,后以伶人称乐官)《周语下》‘鍾成,伶人和’可证]。公曰:‘能乐乎?’对曰:‘先人之职官也,敢有二事’(乐乃先父所掌管之职务,自己岂敢不钻古乐而学其他)?使与之琴,操南音(南方各地乐调谓南音,《吕氏春秋·音初篇》谓南音作于夏禹时塗山之女)。公曰:‘君王何如?’对曰:‘非小人之所得知也。’固(即“再”)问之。对曰:‘其为大子也,师、保奉之(楚共王为太子时,其父庄王曾为之选择师傅,考虑教学内容,见于《楚语上》),以朝于婴齐而夕于侧也(早晨向令尹子重请教,晚间又访问司马子反)。不知其他。’公语范子文。文子曰:‘楚囚,君子也。言称先职,不背本也;乐操土风(土风,本乡本土乐调,即南音),不忘旧也;称大子,抑无私也(晋景公问楚君,答以楚君为太子时之事,明楚君自幼而贤,以此表示其称赞楚君非出阿谀之私);名其二卿,尊君也[礼,在君主前,他臣纵是己父,皆直呼其名。鍾仪直呼子重(名婴齐)、子反(名侧)之名,乃尊重晋君之表示]。不背本,仁也;不忘旧,信也;无私,忠也;尊君,敏也。仁以接事,信以守之,忠以成之,敏以信之(此三之字皆指事)。事虽大,必济。君盍(音和,意何不)归之,使合晋楚之成。公从之,重为之礼,使归求成”,“十二月,楚子使公子履如晋,报鍾仪之使,请修好、结成。”

第四是楚昭王大夫、妹夫、乐尹鍾建。先见于晋杜预注,唐孔颖达正义的《左传注疏》载:《左传·定公四年》(前506年)冬,蔡侯、吴子(即阖闾)、唐侯伐楚……五战及郢。己卯(即十一月二十七日),楚子(即昭王)取其妹“季芈畀我”以出。注:季即伯仲叔季之季,芈,楚之姓,畀(音必)我,其名。“季芈畀我”实一人。……王奔郧,锺建负季芈以从。注:锺建,楚大夫。《万氏氏族略》以成九年传楚有锺仪,鍾建与擅知音者锺子期同为锺仪之族……申包胥如秦乞师……秦师乃出。

再见于《左传·定公五年》载:“(前505年)……申包胥以秦师至,秦子蒲,子虎帅车五百乘以救楚……使楚人先与吴人战,败吴师……楚子(即昭王)入于郢。”“(昭)王赏斗辛、王孙由、王孙圉、锺建、斗巢、申包胥、王孙贾、宋木、斗怀等九人皆从王有大功者。……(昭)王将嫁季芈,季芈辞曰:‘所以为女子,远丈夫也。锺建负我矣’。以妻锺建,以为乐尹”。

第五是楚国善知音的贤人鍾子期。先见于秦相吕不韦编撰《吕氏春秋·太行览第二·本味》载:“凡贤人之德,有以知之也。伯牙鼓琴,鍾子期听之。方鼓琴而志在高山,鍾子期曰:‘善哉乎鼓琴!巍巍夫若太山。’少选之间,而志在流水,鍾子期又曰:‘善哉乎鼓琴!汤汤夫若流水’。鍾子期死,伯牙破琴绝弦,终身不复鼓琴,以为世无足复为鼓琴者,非独琴若此也,贤者亦然”。(注:鍾子期,姓鍾,名期,子是古代男子的通称。春秋时楚国人)。再见于《吕氏春秋·季秋纪第九·精通》载:“鍾子期夜闻击磬者而悲,使人召而问之曰:‘子何击磬之悲也’答曰:‘臣之父不幸而杀人,不得生;臣之母得生,而为公家为酒;臣之身得生,而为公家击磬。臣不堵臣之母三年矣。昔(指昨天夜里)为舍氏睹臣之母,量所以赎之则无有,而身固公家之财也,是故悲也。’鍾子期叹嗟曰:‘悲夫;悲夫;心非臂也,臂非椎(指木制击磬工具),非石(指磬)也。’悲存夫心而木石应之。故君子诚乎此谕乎彼,感乎己而发乎人,岂必强(指极力)说乎哉?”

第六是齐宣王王后鍾离春及其父兄鍾离信、鍾离磬(音庆)。先见于西汉刘向(字子政)著《列女传》清王照圆(1763—?)注本载:“齐宣王(前455—前405年在位,春秋战国时,诸侯通称公,别称王)王后鍾离春。其父信(鍾建之后),念先祖(鍾离)改鍾离信,(自楚)徙齐无盐,母王氏,生子磬、女春。磬流落南阳山野(一说牧野),春为王诩(即鬼谷子)徒,隐鬼谷山(河南登丰县东南)习字书,研兵法,授法术(即纵横游说术)、练武功,乃为文武双全、貌丑贤能、四十而不嫁之奇女。甲午(前447年),春闯宫,告王难,陈兴策,为王纳采,立为王后。”再见于《辞海》(上海辞书出版社缩印本)第1701页:“鍾离春,战国初齐国无盐(今山东东平东)人。貌极丑,四十岁不得出嫁,自请见齐宣王,陈述齐国危难四点为宣王所采纳,立为王后。”还见于冯瑞珍主编的《中国后妃传》,记其父鍾离信及鍾离春的史事,春“告王难”四点:“内政不治;花天酒地;贤奸不辩;秦楚窥伺。”“陈兴策”八条:“强井田;改税制;拆渐台;罢女乐;退诌(音产,意巴结)谀(谕,意奉承);进直言;先兵马;实武库”,为宣王所采纳,立为王后”。该书称鍾离春天生聪慧,才智过人,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以才干和见识取胜的王后,是文武双全的女政治家。”

第七是楚霸王项羽的“骨鲠大将军”鍾离昧及其子鍾离发、鍾离接。昧公在史书中虽未单列传文,但系名登《史记》多处和《汉书》的历史名人。先见于《史记·汉高帝本纪》“汉王四年……汉军方围锺离昧于荥阳东,项羽至,尽走险阻”。再见于《史记·陈丞相世家》(陈丞相,即西汉高祖刘邦的丞相陈平):“顾楚有可乱者,彼项王骨鲠之臣亚父、锺离昧、龙且,周殷之属,不过数人耳。……行反间,间其君臣,必疑其心,项王恳信谗,必内相诛。……陈平既多以金纵反间于楚军。宣言诸将锺离昩等为项王将,功多矣,然而终不得裂地而亡,欲与汉为一,以灭项氏而分王其他。项羽果然不信锺离昩等。”后见于《史记·樊郦滕灌列传》中的《曲周侯郦商传》:“项羽灭秦,立沛公为汉王。汉王赐商爵信成君,以将军陇西都尉。……以陇西都尉从击项籍军五月。出巨野,与鍾离昧战,……;二岁三月,攻胡陵。”还见于《史记·淮阴侯列传》和《汉书·韩信传》:“项王亡将鍾离昧家在伊庐,素与信善。项王死后,亡归信。汉王怨昧,闻其在楚,(本文注此时韩信为楚王”),诏楚捕昧。信初之国,行县邑,陈兵出入。汉六年(前201年),人有上书告楚王信反。高帝以陈平计,天子巡狩会诸侯,南方有云梦,发使告诸侯会陈:“吾将游云梦。”实欲袭信,信弗知。高祖且至楚,信欲发兵反,自度无罪,欲谒上,恐见禽。人或说信曰:“斩昧谒上,上必喜,无患。”信见昧计事。昧曰:“汉所以不击取楚,以昧在公所。若欲捕我以自媚于汉,吾今日死,公亦随手亡矣。”乃骂信曰:“公非长者!”卒自刭(音井,即用刀割脖子而亡)。信持其首,谒高祖于陈,上令武士缚信,载后车。信曰:“果若人言‘狡兔死,良狗亨;高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天下已定,我固当亨!”上曰:“人告公反。遂械系信。至洛阳,赦信罪,以为淮阴侯。”昧公之子见于宋仁宗嘉祐五年(1060)欧阳修等著《新唐书·宰相世系表》(本文注:虽然《唐表》不是西汉前的史书,也没有春秋至西汉的史籍证明鍾离昧之子是谁?但民国前的众多老谱已公认《唐表》的昧子发、接为先祖,又系此时间段人物,故录之)“鍾氏出于子姓……楚汉时有鍾离昧为项羽将,有二子:长曰发,居九江(今安徽寿县一带,后支分会稽)仍故姓[《史记·外戚世家·卫皇后》传文中有“习汉家故事者鍾离生(约前180-前85年)应系其子孙];次曰接,居颍川长社”(今河南长葛,后去“离”字而单姓“鍾”,名接,曾任颍川长社令)。

第八是西汉成帝和平帝诏封的千户侯:“童乡釐(音僖)侯”鍾祖及其子鍾绍。汉班固撰、赵一生点校[杭州:浙江古籍出版社,2001.1(2011.4)重印版]《汉书·成帝纪第十》载:“永始三年(公元前14年)十一月,尉氏男子樊并等十三人谋反,杀陈留(郡)太守,动略吏民,自称将军,徒李谭(称忠,鍾祖,訾顺)等五人共格杀并等,皆封为列侯(见《汉书》第81页)”。《汉书·景、武、昭、宣、元、成、功臣表五》载:“童乡釐(音僖)侯锺祖,以捕得反者樊并,侯,千户。(西汉成帝)永始四年(公元前13年)七月己酉始封。死亡后,汉平帝元始五年(公元5年),侯匡以[祖子绍(即鍾绍)]封。王莽[新地皇四年(公元23年)败,绝(录《汉书》248页)。]”

第九是西汉任尚书令、廷尉、大理的鍾元及其弟鍾威。先见于班固著《汉书·卷七十七·何并传》:“何并徙颍川太守……郡中乱……,颍川鍾元为尚书令,领廷尉,用事有权。弟鍾威为郡掾,臧(音同脏)千金。并为太守。过辞鍾廷尉,廷尉免冠为弟请一等之罪,愿蚤(音同早)就髡(音同坤)钳。并曰:‘罪在弟身与君律,不在于太守’。元惧,驰遣人呼弟。承翟轻使赵季、李款多畜宾客,以气力渔食闾里,至奸人妇女,持吏长短,从横郡中,闻并所至,皆亡去。并下车求勇猛晓文法吏且十人,使文吏治三人狱,武吏往捕之,各有所部。[哀帝(前6-前1年在位)]敕曰:‘三人非负太守,乃负王法,不得不治。鍾威所犯多在赦前,驱使函谷关,勿令污民间;不入关,乃收之。赵,李桀恶,虽远去,当得其头,以谢百姓。’鍾威负其兄,止雒(音同洛)阴,吏格杀之。亦得赵、李它郡,持头还,并皆悬头及其具狱于市(录《汉书》991页)。再见于《汉书·百官公卿表第七下》:“西汉平帝元始三年(公元3年)尚书令颍川鍾元,字宁君,为大理,掌刑辟。”[录《汉书》331、237页。江西《赣谱》、《兴国谱》称鍾元生于西汉昭帝始元戊戍(前83年)二月初八日卯时,到此时已86岁高龄还任大理,说明出生时间有误]。

第十是西汉平帝的京兆尹鍾义。见《汉书·百官公卿表第七下》载:“西汉平帝元始四年(公元4年)鍾义任京兆尹,掌治京师(录《汉书》332、274页)。”

上述史载人物,需要我们去甄别谁是启姓鼻祖,谁是裔孙。如何甄别呢?我们认为史书和先人早已给后人提供了甄别姓源的标准和方法,那就是《国语·周语》载:“姓者,生也,以此为祖,令之相生,虽不及百世,而此姓不改。族者属也,其子孙相连属。”两晋官修世家贾弼之等著《姓氏薄状·序》称:“男子姓氏乃宗法所出,出则入薄状,入则乃定矣,同姓后生皆属之。”《百家谱·序》称:“姓之肇,皆有因,肇姓前后系世相连者真,无系世之源皆伪也,乃臆断空编矣。”这里所录三段古文给后人明确了考证姓源应该以第一位启姓者启姓的原因为据;并符合三个条件:即有史可证是第一位启姓者;启姓的原因清楚有据;启姓之前和启姓之后的系世有史可据、有谱可依,则可确定为启姓鼻祖。以此为祖,同姓后生共相连属,则为其裔孙。我们按照古人所列标准和条件去甄别。

首先,要看《左传》(公元前718年)所载“鍾巫”是否系鍾氏启姓鼻祖?考史载第一个锺之人物:“鍾巫”名下所列史事,虽然系史载最早又有“鍾巫”之名,符合第一个条件,但系“神”名,是尹氏立在家里的“祭主”,没有启姓的原因,没有前后系世,只是一个单一的史载“源点”,有源无流,则不称源流,更不成鼻祖。我们鉴于“鍾巫”是神主,按照神学家马书田著《中国鬼神》(北京团结出版社2007年1月版)一书中指出的“神是人,是被神化了的人”的理论,考虑到“鍾巫”是“尹氏的家祭祭主”,再查考了《尹氏源流》:史书记载,少昊之子“殷”,为工正,封尹城,因氏焉。其后“垂”,为舜工正,垂与子巫作“鐘”[造鐘之制,详于《考工记凫(音扶)氏》],《经》、《传》鐘多作“鍾”,史称“鍾巫”,为禹工正,后被尹氏奉为神主,其后有战国著名学者、思想家尹文;汉代名臣尹咸、尹赏、尹珍、尹翁归,史学家尹更始,经学家尹敏;南朝显宦尹略、尹正;唐工部尚书尹思贞,画家尹琳;宋兵马副都统尹继伦;明吏部尚书尹旻,巡抚尹继伦,监察使尹府;清巡府尹继善;等等(见《中华姓氏源流》第145页)。可见“巫”系因作“鍾”而称“鍾巫”。“鍾巫”没有启姓鍾,而续姓尹,名巫,别号“鍾巫”;其后都是尹氏,没有锺姓系世,正因为系世是尹氏先祖而立为“家祭祭主”,进一步证明“鍾巫”不是鍾氏启姓鼻祖。

其次,要看《左传》(公元前619年)所载“宋襄公之孙公孙鍾离”是否系鍾氏启姓鼻祖?考史载第二个锺之人物:“鍾离”名下所列史料,我们发现“公孙鍾离”是《左传·文公八年》(前619年)所载的一个真实人物;考《左传》宋桓公之族的子孙之名、职务与肇姓史料(已录在本文二、鍾姓渊源六大系列的质疑(六)的史证之中),已明确记载宋襄公有二子:一曰成公王臣[史载六子:太子(被杀未书名)、昭公杵臼、公子卬(因宫庭内斗,“握节以死”)、公子鲍革(继昭公之后为文公)、公子须(官文公司城)、公子朝(官文公司寇)],一曰公子禦(又称君禦)。按《宗礼法典》:“公之子称‘公子’;公子之子称‘公孙’,“襄公之孙公孙鍾离”之父只有公子禦。可见“公孙鍾离”还是一个既符合宗礼法典又确系宋襄公嫡系之孙的真实人物。先前既然考“鍾巫”不是鍾氏启姓鼻祖,那么“鍾离”就成了史载第一个启姓者,符合甄别启姓祖的第一个条件。至于启姓的原因,目前有两说:

一说“以邑为氏”:先见于湖南省直隶澧州[民国前辖本州(指州县合一的今澧县、津市)、安乡、临澧、石门、慈利、永定县(后两县今属张家界市)]《鍾氏族谱》[清乾隆壬午(1762)首修、嘉庆戊寅(1818)二修、咸丰辛酉(1861)三修、光绪甲辰(1904)四修、至今已至七修,谱书已存总会资料室]和清光绪二十一年(1895)湖南25县及地区合族合派的《湖南鍾氏遵旨通谱》的《源流》均载(标点系本文所加):“微子启,鍾氏始祖也。……桓传襄、襄传成、成传昭。昭祖母襄夫人以昭公不礼之故,因戴氏之族以杀昭公之党孔叔、公孙黎及大司马公子卬,皆昭公弟也。司马卬握节以死。孔叔出奔鲁。公孙黎出奔楚,楚穆王见之,命为大夫,食采于鍾离之地,遂以“鍾”为氏,以离为名。鍾离之地即今安徽凤阳府,按宋昭公元年,即鲁文公八年也。书“鍾离”者《左传》。《左传》因其食采鍾离故书之,谓其奉身而退以保其终也,更考公孙黎即《左传》所书‘公孙鍾离’也。先世楚无音乐,鍾离乃审乐律为南音,王遂使为‘乐尹’。再见于湘鄂相关《鍾氏族谱·鍾离传》文:“鍾离,原名公孙黎,老谱录战国左丘明著《左传》(原本)记载:……昭公弟(本文注:应为堂弟)公孙黎奔楚避乱,楚穆王(公元前625-614年在位)见之,命为大夫,因食鍾离之地,遂以鍾为氏,以离(因离·黎同音)为名。楚庄王时(前613-前591年在位)命审乐律为南音,遂改任乐尹。《春秋左传·文公八年》和《左传注疏》均直接载为“公孙鍾离”,为鍾氏肇姓鼻祖,其子孙或单姓鍾氏,或复姓鍾离。”后见于宋高宗绍兴六年(1136)鍾裕撰《鍾氏族谱·序》:“宋桓公曾孙‘州黎’仕楚,食采鍾离,因以为氏”,考《左传》所记宋桓公之族,没有“州黎”这个人是桓公曾孙,只有《左传》载“公孙鍾离”是宋桓公曾孙,湖南《鍾氏族谱》所载,“原名公孙黎,因避乱奔楚任楚大夫而食鍾离之地,以“鍾”为氏,以“离”为名的“鍾离”系按当今称呼为宋桓公曾孙,“州黎”或许是“州”、“鍾”近音,“黎”、“离”同音之误。还见于著名楚文化专家张正明所著《楚文化史·知音篇》中称:“《左传·文公八年所记》‘宋襄公之孙鍾离’相传于宋昭公元年(前619年)因王宫内斗避乱奔楚,先被楚穆王命为大夫,后被楚庄王命审南音,改任乐尹。”

二说“尚鍾为氏”:《春秋左传注·隐公元年》(前722年)载:“宋武公文下注:宋,国名,子姓,成汤之后裔。周武王灭纣,封其子武庚……改封纣父帝乙之长子微子启为宋公。武公名司空,微仲 九世孙,传世彝器有《宋公音坙 鍾》。“锺为镇国之重器,其后或许有因崇尚“鍾”而氏于物者。”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著名楚文化专家张正明(1928-2006)所著《楚文化史·知音篇》中的六段原文指出:“八音之中,楚人所爱以“锺”为最。尚鍾之风,于楚为烈。诸夏以鼎为宝器——或称重器,九鼎是王权的象征。两国交兵,胜者入胜者国都,往往要迁其重器。楚国就不大一样,它的重器与其说是九鼎,不如说是鍾。春秋晚期,楚王有‘九龙之鍾’。公元前506年,吴师入郢(音同影,括号内文字系录者加注,下同)都,烧高府之粟,破九龙之鍾。烧粟,是为了削弱楚国的经济实力,破鍾,则象征着击碎楚国的王权。后来秦人入郢都,把所能找到的鍾都搬走了。宋代苏轼悲其事,作《渚宫》诗,有句云:秦兵西来取鍾簴(音同俱,古代悬挂鍾、磬、鼓的柱子),故宫禾黍(音同属)秋离离”。

“楚国的司乐之官,最初可能仿周制称伶人,后来改从楚制称乐尹。《左传·文公八年》所记‘宋襄公之孙公孙鍾离’,相传于宋昭公元年(公元前619年)因王宫内斗避乱奔楚,先被楚穆王命为大夫,后被楚庄王命审南音,改任乐尹,可见公孙鍾离在宋有王族的地位,可能任宗伯(挚掌官礼、祀礼、宾礼),管伶(泠)官,懂乐律,不然到了楚国,怎么会有能力审南音?有资格任乐尹呢?”《左传·成公九年》(公元前582年)记楚国有“泠人”世家出身的鍾仪,泠人即伶人,是司乐之官。《左传·定公五年》(公元前505年)记楚国有乐尹鍾建,乐尹也是伶人。文献所记以鍾为氏的楚人共四位,鍾离、鍾仪、鍾建之外,另有一位鍾子期。鍾子期是否乐尹无可考,但他却以知音见称。《吕氏春秋·精通篇》东汉高诱注云:‘鍾,姓也。子,通称。期,名也,楚人鍾仪之族’。楚国相传和见于经传的三位司乐之官和一位知音之士都以鍾为氏,反过来说,以鍾为氏而见于经传的楚人都是司乐之官及其后人,其中的缘故,想来是楚人(包括宋人)尚鍾成风,因而让司乐之官即司鍾之官以鍾为氏(录者认为:族群传统是子孙以先祖之姓为姓,谱载《左传》所记“公孙鍾离”原名公孙黎,系奔楚任大夫后因食为氏,以黎、离同音为名,鍾仪、鍾建、鍾子期系其后人。史书明确记载,鍾仪只是“泠人”家庭出身,会弹琴曲,并不是“司乐之官”;鍾建在任“乐尹”之前就名鍾建;鍾子期是否任过司乐之官或司鍾之官无从考证。可见鍾仪、鍾子期二人均不是“司乐之官即司鍾之官以鍾为氏”,鍾建是“司乐之官”但不是任乐官后才姓鍾,而是先就姓鍾。或许“襄公之孙公孙鍾离”,因崇尚“鍾”乃“氏于物”而姓鍾名离,子孙才以鍾为氏,但已无从考证),类如晋国的孙黡(音同演)司典籍,其子孙以籍为氏,[上海古籍出版社总编辑钱伯城在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的《泛舟集·评俞伯牙摔琴谢知音》一文中指出:“伯牙是春秋时的著名音乐家,但并无姓氏(俞姓是小说冯梦龙编造的)。那时的音乐家及掌乐官都没有姓氏,顶多在名前加个“师”字,像师旷是晋国的乐师,师襄是鲁国的乐师,师慧是郑国的乐师,乐师的子孙均以‘师’为姓”。都是所谓‘氏于物’或‘氏于事’。鍾仪称‘乐’是‘先人之官’,可证明鍾氏确实以司乐为世官]。”

“楚国司乐之官的地位是很高的。鍾仪曾任郧(音同云)公,即郧县的行政长官。庄王曾将县公与诸侯并称,足见楚国县公的显赫。鍾建随昭王逃难,背过王妹季芈(音同米,因陆终第六子季连的裔孙改芈姓,有的史书称季芈,而晋杜预注,唐孔颖达正义的《左传注疏》册十三卷五十四第十二页“鲁定公四年”记为“楚昭王之季妹名芈畀(音米必)我”)”。后来季芈表示愿意嫁给鍾建,昭王同意了(成为王族的一员)便任命鍾建为乐尹,足见乐尹地位确实不低。东周列国,司乐之官的地位,没有比楚国乐尹更高的了。”

“楚国的县公经常要领兵出征,鍾仪身为郧公,自然也要去打仗。无奈对乐理虽是内行,对兵法却是外行,一上阵就陷入重围,被郑人捉去献给晋国了,出乎意料的是,他操琴为楚曲,竟感动了晋国的君臣,晋国放他回楚国去,由此促成了晋楚两国的和议。”

“据高诱注,伯牙也是楚人,伯为其姓,牙为其名。按《左传》所记以伯为姓的只有一个伯州犁,后为灵王所杀,子孙在平王时逃出楚国去了。伯牙或许是伯州犁家族的成员,初为晋人,后入楚籍,由此,后世传说他是晋国的大夫。”

“鍾子期不仅善辨琴(音同秦)音,也善辨磬(音同庆)音,据《吕氏春秋·精通篇》所记,‘鍾子期夜闻击磬而悲’。他能从磬音中听出击磬者的心情来。先秦以知音见称的,当推鍾子期为最。鍾子期知音,也可以说是妙造化境的。”[据武汉市琴台管理处编辑出版的《琴台雅集》第13-16页在“汉阳古琴台的文化遗产价值”一文中载:“鍾子期为楚人鍾仪之族”,楚国见于经传的两位司乐官和一位知音之士都以‘鍾’为姓,足见楚人尚鍾的文化风俗。也正是楚文化的音乐土壤,才孕育出伯牙与鍾子期这样的大音乐家,鍾子期故乡的汉阳人民,才历千年而不懈地保存了一座“知音”故事纪念堂”。伯牙和鍾子期用心灵创作的《高山流水》古琴曲,越两千年后,于1977年8月20日由美国旅行者号宇宙飞船选用录入铂金唱片,带入浩翰太空,以寻求地球人类的‘知音’,保存期10亿年(这段话出自中央电视台2002年在《探索·发现》栏目中播放的《古琴探秘》文献片)“日本和韩国的城市,分别将古琴台仿制移植回国”。“2004年中法文化交流中,与武汉结为姊妹城市的法国波尔多市也建有‘知音亭’,可见‘知音’文化的魅力”]。

上述启姓原因两说,以一说“鍾离避乱仕楚‘以邑为氏’,”有史为据,有谱可依,原因清楚,符合甄别启姓鼻祖的第二个条件。二说“尚鍾为氏”,是史学家对鍾和知音文化的研究成果,虽与鍾氏启姓有关连,但没有直接证明系鍾离的启姓原因,只能供作参考。

宋襄公系微子启之后,据秦相吕不韦编《吕氏春秋·仲 冬纪策十一·当务》载:“纣之同母三人,其长曰微子启(帝乙长子,纣的庶兄),其次曰中衍(帝乙次子,他书也作微中、或仲衍),其次曰受德(帝乙少子,纣名受,这里名受德与其他古籍所载不同,疑误)。受德乃纣也。甚少矣。纣母之生微子启和中衍也,尚为妾,己而为妻而生纣。纣之父,纣之母欲置微子启以为太子,太史据法而争之曰:“有妻之子,而不可置妾之子。”纣故为后(指帝位继承)。“用法若此,不若用法。”西汉班固《汉书·古今人表》载微中为微子启之次子。被宋苏辙、明包尔庚、清阎若璩等学者所信,也与众多古谱所说“微子启之苗也”吻合。考《左传》、《左传注疏》、《春秋左传注》和《史记·宋微子世家》,“宋襄公之孙公孙鍾离”启姓前的系世是(微子启与微仲衍依前说):

殷帝乙

微子启(宋国君王)

 

 

 

(子姓)

微仲衍

宋公稽

丁公申

湣公共

弗父河(下传十世至孔子)

 

 

 

 

炀公熙

历公鲋祀

 

 

帝纣王

武庚

 

 

 

 

 

 

 

 

 

 

 

  釐公举

惠公

哀公

戴公

武公司空

宣公历

汤公与夷

 

 

 

 

 

穆公和

 

 

 

 

 

公子文

 

 

 

 

 

 

公子督

 

 

 

 

 

 

公子衎

 

 

 

 

 

 

公子充石

 

 

 庄公冯

湣公捷

 

 

 

 

 

 

公子游

 

 

 

 

 

 

桓公御说

目夷(字子鱼)

 

 

 

 

 

 

襄公兹甫

成公王臣

 太子(被杀)

 

 

 

 

 

 

昭公杵臼

 

 

 

 

 

 

公子卬

 

 

 

 

 

 

文公鲍革

 

 

 

 

 

 

公子须

 

 

 

 

 

 

公子朝

 

 

 

 

 

公子禦

公孙锺离

 

 

 

 

 

 

 

 

 

 

 

公子游

 

 

 

 

 

 

公子鳞

 

 

 

 

 

 

公子盻

(字向父)

 

 

 

 

 

鍾离启姓后的系世:有子鍾仪[依据:①《左传·文公八年》(前619年)所记“襄公之孙锺离”因王宫内斗避乱仕楚之事,与《左传·成公七年》(前584年)所载鍾仪被囚,同晋景公对话后,促成晋楚修好结成之事,只相隔35年,鍾离为鍾仪之父没有矛盾。②鍾离为楚庄王乐尹,正是鍾仪回答晋景公的先父之职官。③南宋邓名世父子积58年之力,编著的《古今姓氏书辨证》中称“鍾姓应当是鍾仪之先食楚,以邑为氏”的论断,在“鍾离”身上得到了验证。④《湖南鍾氏遵旨通谱》、《澧州谱》及湘鄂20多个县的族谱均明确记载:“鍾离生子仪”。⑤广东蕉岭怀庆宗亲在《鍾氏源流若干是非辨证》中录有后唐明宗天成四年(929年)豫州刺史鍾泰撰《鍾氏源流序》:“桓公曾孙宗伯生州黎,黎生仪”;《福建汀州全慕公支下初修族谱源流序》:“宋桓公五世孙州黎生子仪仕楚”;与《台北鍾氏宗谱》所列世系相同:即宋桓公-襄公-禦-宗伯-州黎-仪(郧公)。经考《左传》等史籍所载“宋桓族”子孙中没有曾孙宗伯、五世孙州黎这两个人,但都是州黎生仪(郧公),《春秋左传注》第523页载:“宗伯,古代掌礼之官,宗伯或许是“公孙鍾离”在宋王族内的职官,但无法考证。而宋高宗绍兴六年(1136)钟裕撰《鍾氏族谱》称“宋桓公曾孙州黎”,与 “襄公之孙公孙‘鍾离’(春秋战国没有曾孙之称),按当今称呼,鍾离系桓公曾孙对照,“州黎”与“鍾离”可能是州与鍾近音,黎与离同音之误,“州黎”应为“鍾离”生子仪(郧公)],《左传·定公四年》(506年)“鍾建负季芈以从”。晋杜预注,‘鍾建,楚大夫’,《万代氏族略》‘鍾建、鍾子期、皆楚人、鍾仪之族’。以上史实证明,宋襄公之孙公孙鍾离的前后系世均有史为据,有谱可依,符合甄别启姓鼻祖的第三个条件。启姓的三个标准条件均合,还与罗泌所著《路史》:“鍾氏……(史证不是出于赢姓,而是出于子姓)钟离之后”相吻,应该认定“宋襄公之孙公孙鍾离”就是鍾氏启姓鼻祖。

再次,还要看谁是“鍾离复姓”的启姓鼻祖?考鍾离春,鍾离昧等名下的所列史料,发现西汉刘向著、清王照圆注《列女传》已明确记载“齐宣王王后鍾离春,其父信(鍾建之后)念先祖(鍾离)改鍾离信”的过程,按启姓鼻祖标准甄别,鍾离信是史书所载第一位鍾离复姓的人物[按春“四十而不嫁”,甲午(前447年)闯宫谏策·被齐宣王立为王后推算,鍾离春出生于公元前487年,鍾离信改复姓时间应在其女出身前后];改姓原因简单明了“念先祖(鍾离)”;改姓前本姓鍾,系鍾姓鼻祖鍾离的裔孙,均属殷商之后;史载系世清楚,改复姓后的系世有子鍾离磬、女鍾离春;项羽大将鍾离昧及子发、接,习汉故事者鍾离生、东汉初明帝宰相鍾离意等。三个启姓条件完全具备,鍾离信既是“鍾离复姓”的启姓鼻祖,也是鍾姓的裔孙。再从《史记·陈丞相世家》记载,陈平丞相向西汉高祖刘邦所献“反间计”称:“顾楚有可乱者,彼项王骨鲠之臣亚父(即范增,项羽谋士,亚父系其尊称)、鍾离昧、龙且,周殷之属,不过数人耳。”这里可以看出“鍾离昧”系出殷属(没有周属之说),与“鍾离复姓”启姓鼻祖鍾离信启姓前系世连殷宋相吻合。特别是南宋著名姓氏学家邓名世及儿子积数十年之力编撰而成的《古今姓氏书辨》40卷,所收先秦时期姓氏为主,吸收东汉以来姓氏书精华并把北宋钱明逸所撰《熙宁姓纂》和官修《宋百官公卿家谱》互为参核,考定伪舛(音喘,意谬误;错误),而作的结论:“楚囚鍾仪,楚昭王乐尹鍾建,伯牙知音鍾子期皆非出自州犁,正合为鍾离氏的祖先。鍾离昧之子接虽然姓鍾,也不得为鍾氏姓祖”相吻合(因系锺姓和复姓锺离之裔孙,去离姓锺系回归锺氏,不符合启姓条件,故不为姓祖)。

此外,还有畲族鍾氏传说的锺志深;已故蔚伦宗长所著《史话》所称的鍾烈;浙江桐庐义门鍾氏谱系所列微子启之孙、鍾邑侯鍾英;广东梅县三乡黄沙《祖成公鍾氏族谱·序》所称商纣“总典兵马”鍾仕能、鍾仕虎;罗振玉《三代吉金文存》所记鍾族首领鍾伯侵,等等,均对照启姓祖甄别标准,不是缺史证,就是缺启姓原因或缺系世,不具备认定启姓祖的三个条件,均不是启姓祖。

通过以上考证和甄别,使我们清楚地看到了史实证明“鍾姓和鍾离复姓同源,出于子姓”,与欧阳修《唐表》、宋郑樵《通志·氏族略》、宋章定《名贤氏族类稿》相吻合的一面;也清楚地看到宋桓公曾孙不是伯宗,而是襄公之孙‘公孙鍾离’启鍾姓,鍾姓之后再启‘鍾离复姓’的史实,证明《唐表》等姓书所称“鍾姓出于伯宗”不是实事的一面;还看到了“由鍾离复姓回归鍾姓,与《唐表》姓书相同的一面。现在可以说,以史为据,所得出的姓源结论是:鍾氏出于子姓,尊宋国开国之君微子启为始祖。宋昭公元年(前619年),宋桓公曾孙、襄公之孙“公孙鍾离”(原名公孙黎),因王宫内斗避乱仕楚,食于鍾离之邑(今安徽省凤阳县),遂启姓鍾氏,以离为名,子孙先单姓鍾氏,其后有仪、建、期、信等等;信公念其先祖(鍾离),再启复姓鍾离,名鍾离信,生子磬,女春;楚汉相争,其后鍾离昧,为项羽将,有二子:长曰发,居九江乃故姓,次曰接,居颍川长社,去“离”字,续鍾氏,名鍾接,生子烈、晏,支分烈、晏两系,子孙繁衍生息,成为颍川望族。

启姓鼻祖宋襄公之孙“公孙鍾离”的姓前系世均有《史记·五帝本纪·宋世家》记载清楚,可直接转录。姓祖姓后系世早有宋章定《名贤氏族类稿》载:“鍾姓,宋微子之后……子孙或单姓鍾氏,或复姓鍾离,楚有鍾仪、鍾建、鍾子期,与伯牙为友,项羽将鍾离昧,昧鍾子接,始居颍川长社。”还有宋邵思《姓解》卷二、“鍾”字下书:“颍川鍾氏,《左传》有鍾仪、魏有太尉鍾繇(音遥或由)、将军鍾会,梁有鍾嵘、唐有鍾绍京”。具体的世系,由于年渊代远,难以逐代查对准确,可采取两种办法:一种是:只列史载人物,不列具体世系。按《国语·周语》等史籍关于“姓者,生也,以此为祖”:“同姓后生共相连属”的论断,将本文先前录自春秋战国至西汉的鍾姓和鍾离复姓人物,列为早期裔孙:如鍾离生仪,仪之后建、期、信;信公念先祖启鍾离复姓,名鍾离信,生子磬、女春;楚汉相争,其后鍾离昧为项羽将,有二子,长曰发,居九江乃故姓,其后有西汉史家鍾离生;次曰接,居颍川长社,去“离”字,续鍾氏,名鍾接。接生烈、晏,支分烈、晏两系。再与古谱连接,鉴于鍾元、鍾威两兄弟已记入古籍,还有西汉成帝、平帝所封千户侯“童乡釐(音僖)侯鍾祖、鍾绍父子、平帝京兆尹鍾义未入谱书,应考证系世,编入其中。另一种是:既录史载人物,又考订具体世次。据目前所知,《湖南澧州谱》(现存总会资料室)、《福建汀州全慕公谱》、《台北鍾氏宗谱》等等,已有鍾仪之后的世系,还有广东蕉岭怀庆宗亲所提供的信息[①《中国曲戏音乐》特约编审、中央音乐学院教授何昌林,1990年在贵州省思州古城录得磨寨鍾家族谱(称有郧公鍾仪、妣徐氏、生两子:长瑁、次珩及其以后世系)。②《东海家谱》(重修本)称鍾建,配芈(音米)氏,生子昌]原有己故蔚伦宗长所列鍾离簠,后有鍾离髦—鍾离秩千—鍾离垣(音原)—鍾离鬷(音宗),虽无史据谱证,但已先声夺人,是否系钟离信、钟离磬之后?均可相互参照,考订出有史为据、有谱可依、史谱统一的早期裔孙世系。


湖北省会名誉会长锺胜凯

湖北省会名誉会长锺益刚

湖北会常务副会长锺道发

湖北会常务副会长锺昌玖

湖北会常务副会长锺立夫

湖北省会名誉会长锺鸣天

湖北省会名誉会长锺书樵

湖北省会名誉会长锺代胜

湖北省会名誉会长锺必林

湖北省会会长锺代高

总会名誉会长锺书文

总会名誉会长锺亚山

总会原会长锺保良
Copyright@2009-2012 版权所有:楚天锺氏网 鄂ICP备14019152号-1
地址:湖北省利川市解放东路340号清苑小区A栋503号 电话:13477247781(主编/鍾代高)
qq :304975101 信箱 :304975101@qq.com 鄂公网安备 42280202422836号
 您是本站的第位访问者!
在线客服